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摸糖势力第二波登场,手感越来越差了……【可达鸭抱头.jpg



Dress up as a ghost【扮鬼】 


杰西.麦克雷与猎空者莉娜,宋哈娜,卢西奥围着一张铺有白桌布的四角桌落座,桌上点着烧了一半的白蜡烛。 

这是牛仔给两位年轻新特工的一个下马威——守望先锋里万圣节主权永远属于杰西.麦克雷。 

比赛由同样算是前辈的莉娜监督,规则是每个人说一个鬼故事,吓到别人并且自己没被吓着的人就是最优者。 

现在轮到牛仔了。 

“这是一间荒废已久的老屋,几十年前它属于一位年迈的古董收藏家,屋子里的每个角落都蒙上了灰尘,而这天,一支从远方来的考察小队进入了这间老屋,”麦克雷用手比划着,烛光在他的脸上分割出晃动沉浮的光影,“屋里森冷又昏暗,就在他们专心观察那些古董时,门在没人触碰也没有风的情况下缓缓地关上了,这时,墙上的一副陶瓷彩绘的日本邪鬼面具转了转眼珠子……” 

牛仔咽了口唾沫,压低声音,可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要把面具如何吞掉考察小队的年轻人们的精彩剧情说出来时,有人很不懂看气氛地拍了拍他的肩,要知道这可是最要紧的关键时刻。 

“干什么……”麦克雷有些恼怒地回头。



青面獠牙的邪鬼几乎挨上他的脸,雪白的利齿像是下一秒就要割破他的喉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杰西?!”源氏匆忙拿下面具,俯下身去看捂着心口趴在桌面的美国男人的状况,“杰西,没事吧?我只是万圣节换了身新打扮,想让你看看好不好看的,抱歉,抱歉我不知道……” 

他犹豫了一下,努力保持音调平和地开口,“……不知道你居然那么怕鬼。” 

“我听到你在憋笑了宝贝,”牛仔直起身子,愤懑地表达不满,“这很过分!” 

被揭穿的半机械人没忍住,“噗”地一下跟着莉娜他们开怀大笑起来,边蹭着牛仔蓄了胡须的脸边快要笑倒在他怀里。 

“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我是真的,真的很抱歉。” 



杰西.麦克雷的万圣节主权申告计划彻底失败。 

不过—— 

牛仔看着怀里笑得隐约露出尖尖的小虎牙的家伙,觉得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 




honey【亲爱的】  


刚开启机体没多久的忍者还有些迷糊,他伸手去拿摆在流理台上,装满咖啡豆的玻璃罐,不过在他就要够到那东西之前,一只宽厚并且骨节分明的手先一步把它抢走了。  

“早上好宝贝,”杰西.麦克雷捏着罐子在源氏眼前晃动,炫耀似地宣布,“这是个等价交换,你如果叫我一声‘honey’,我就把咖啡豆给你。”  

然后他说到做到地把罐子用手臂举到最高。  

“……你三岁吗?”源氏踮起脚尖努力伸直手去抢他手里的东西,“别闹了,杰西,我要咖啡豆还不是为了煮咖啡给你喝。”  

“宝贝我从来没听你叫过我honey,拜托了,就一次。”麦克雷躲避着源氏的抢夺,“为了这个我甚至可以忍痛放弃你给我煮的爱心咖啡,这得是多大的牺牲啊。”  

“你把它给我,给我我就叫。”  

“不,甜心你得先叫,我才能给你。”  



源氏想用二段跳来拿到罐子,又怕弄翻了流理台上的厨具,他只能抿着嘴,整个人贴在麦克雷身上扯他的手臂,可借着压倒性的身高优势的牛仔也不是容易对付的家伙,玻璃罐争夺完全就是一场持久拉锯战。  



简直就像在恶意地逗猫。他想。  



忍无可忍的源氏看着鱼饵一样的罐子,终于重重地踩在了牛仔穿着棉拖的脚上,满意地拿回玻璃罐后忍不住用余光去偷瞄捂着脚痛呼,满脸苦闷的牛仔。  

“疼吗?”他过意不去地碰碰牛仔的背,“honey。” 

麦克雷呆住了,抬起头看着爱人。  

“什么?”  

“看你这样大概是没事了,”源氏叹了口气,“没事就去柜子里帮我拿一些方糖,honey。”  

“宝贝,你真是……太棒了!”牛仔惊喜地扑到忍者身上,捧住他的脸用鼻尖抵着他的鼻尖,“再叫两声宝贝,乖,再叫两声。”  

“honey,”源氏听话地一遍遍重复,“honey,honey,honey。”  

最后他叹了口气。  



“Honey,虽然你的源氏很爱你,但是下次你再这么玩我就把你扔下楼去,明白了吗。” 




feeding a cat【养猫】  


源氏捡回了一只雪白的奶猫,他告诉自己他是在商店街的拐角碰到的纸盒和猫咪,现在是暴雨季,如果把猫扔出去可能会造成小奶猫的死亡。  

忍者用清亮的灰色的瞳仁向牛仔发出无声的请求,事实上对于源氏是个狂热爱猫者却因为家庭原因并没有多少接触猫咪的经验这件事,麦克雷一直都知道。  



“嘿宝贝,你怎么会觉得……我会要你把这小家伙送回雨里,难道我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吗?”麦克雷有些苦恼地搓着额头,“我只是不太理解你怎么把自己搞得身上这么多泥点。”  

“它不是很喜欢我,再加上下雨。”源氏解释。  

“好吧,总之你们俩都该马上去洗个热水澡,宝贝,你先去擦一下身体,我帮你的小奶猫清理干净,可以吗?”杰西.麦克雷从源氏怀里接过那只拼命挣扎想要跳到地上的白猫,安抚性地揉了两下小家伙的脑袋,于是小家伙在他手里安稳下来,“唔……你说得对宝贝……它好像……确实不太喜欢你。”  

忍者去洗手间取热毛巾的背影忽然变得委屈了些。  



牛仔亲力亲为地给小奶猫洗了个干净,再用吹风筒吹干了它的毛发,这期间已经打理好了自己的源氏一直试图像他那样去揉猫咪的脑袋,可他的手只要靠近奶猫就会遭到躲避。  

忍者困惑地咬着下唇,眉头皱起,不自觉地歪着脑袋,看上去就像个写练习时遇到了难题的小孩子。  

这让一直在用余光偷偷看他的牛仔心尖像被羽毛挠过那样发痒,杰西.麦克雷以最快地速度凑过去在忍者的唇上啄了一口。  

“宝贝,你真是好看极了。”  

忍者被他逗得笑出声来,礼尚往来地在牛仔的侧脸上回报以一个吻。  

“好了,我出去买点猫粮。”麦克雷站起来,把手揣进兜里,“宝贝,不要担心,我想应该是你的胸甲和腹甲冷到了这家伙,或许还有点硌,它并不是真的不喜欢你啦。”  

仰头看着他的源氏那双漂亮的灰色双眼亮了起来,仿佛是深夜的星星们落在了里头。  



麦克雷相信他的爱人已经想到了解决办法,他哼着G大调的牧羊人和歌,慢慢走到楼下商店买了一包猫粮,再慢慢走回他们的小屋。  

然后在开门的那一刻他呆住了。  



源氏坐在床上,怀里抱着安稳打呼噜的猫,身上穿着麦克雷原本叠好放在抽屉里的黑色衬衫,过于宽大的男友衬衫松松垮垮地挂在忍者娇小的身躯上,领子几乎要沿着肩头滑落,下摆就压在忍者的臀部与大腿之间,半遮半掩地露出断断续续的完美的身体线条。  



杰西.麦克雷觉得有谁在他的心脏开了一枪,他确信那是非常重的一枪。



END.


January
16
2017
 
评论(10)
热度(82)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