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没有时间写文了,只能靠写些脑洞维持生活这样子

 

得空翻缥缈录的时候,看着南淮的时光就忍不住要去想结局。想多年后阿苏勒埋进草原的土地,姬野葬在天启的陵墓,羽然早落入天拓海里,尸骨无寻。

冬天一场雪落下,昭武公墓上便覆了素白,羽烈王碑上也是皑皑一层。

死去的死去,离散的离散,只剩多少不到气绝便仓促结束的余情在雪上徘徊。

一时间恍然竟有飞鸟投林的感觉。

“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November
05
2018
全文链接

这周更新的糖真的太甜了我暴哭

碧莲你拿出点老板的架子来行不行,你都是人老板了,怎么还被老婆训老公一样一叫就跑过来,跟个宠妻狂魔似的

“保护我”,真的好甜1551,你保护我吧,我牵着你入世去

以后就周周有糖了,呜哇

October
25
2018
全文链接

【碧玉】白雪公主(上)

*摸甜饼

*因为是在小师叔最近出场前写的,和原著有点脱节,背景是暧昧的,心里有数但没说破的双向暗恋

*未完待续


张楚岚向公司请了半个月的假。

怎么说,他其实一直是学校话剧社成员,虽然只是个打杂的后勤,但学姐们都挺喜欢他,于是努力给他争取了个演出名额。

张楚岚也推拒过,一个劲说不用不用,不过抵不住仗义学姐们照顾学弟的好意,他只得应承下来。

事情就这样在上个学期拍板定了。

虽然可以让哪都通推掉,不过张楚岚有自己的私心,刀口舔血这么久,度日如年似的,偶尔来点校园生活那真叫久旱逢甘露。

走之前张楚岚给张灵玉发了个消息。

“小师叔我们南开大学有节日盛...

October
17
2018
全文链接

关于商博良出书把燕子焚的设定定下来的事,我个人觉得真的是惊天大糖,糖得不能再糖,糖到我一瞬间只想流泪。

首先已知皇帝是不可能不娶妻的,纠结孩他妈没什么用,只要孩他妈不是羽然,就自动是阿苏勒了。

然后一生之盟都那样了,老死不相往来了,阿苏勒还说,我爱这个孩子,为什么,因为这是姬野的孩子,如果立场调换,姬野一样会养阿苏勒的孩子,他们爱着与对方有关的一切,不记前尘,没有任何恨意,要多么多的爱才能如此。

其次野尘军也散了,同伴们也死了,碎刀片埋在了土里,如今有个孩子能像当初的野尘军一样延续他们,在他们中间作为一个纽扣与他们千丝万缕地相连,这不好吗?他们还留有共同的事物,特别特别好。

最后,现在...

September
27
2018
全文链接

把磕过的cp都用ai测了一下,今日份的难过😢

September
25
2018
全文链接

羽烈皇帝逝世的那天大君会不会在深夜梦见少年时的自己和他。
梦外是大雨,牧民吹的笛声远远地绕过雨丝飘来,梦里姬野和他挨在一起走着,两个人手牵着手,他看见姬野的嘴唇上还残留着酒液的香味,然后他用酒味的嘴唇亲吻自己,于是吕归尘揪着他的衣服,努力去配合。
醒来的时候,雨停了,大君听到帐外的欢呼声,喜讯从东陆传来,羽烈皇帝驾崩的喜讯。
草原上热闹又沸腾,大君也跟着一块轻轻地笑,笑着笑着,他尝到了自己泪水的味道。


此后吕归尘每年开春牵着马到天拓峡远望的时候,也许会想,他不在对岸了,他睡在一块小小的泥土下,安静又孤独。

September
11
2018
全文链接

8102年了,缥缈录翻了七八遍了,看到羽烈南淮十二刀,看到交换戒指,看到一生之盟,看到姬野和吕归尘我还是会泪流满面。
“你当了皇帝,我跟你订盟,开春的时候你到北陆来,我请你喝最好的酒。”
可是最后也没能像二十年前那样一块再喝上一杯酒。

September
02
2018
全文链接

超短摸鱼,就想写个努力像大人一样照顾晚辈的小小师叔

————————

张楚岚从老天师手里接过小小师叔时,整个人还是懵的。
起因是他接到了一个来自龙虎山的电话,拜托他来帮忙,说是事关张灵玉,然后张楚岚急吼吼地就去了,买票登机只用了三小时不到。
结果就是稀里糊涂地抱回了一个会在他怀里紧紧握着他手臂的八岁的张灵玉,没错,只有八岁。
张楚岚有点儿紧张:“那个……小师叔啊?你有什么想喝的么?我给你买。”
张灵玉摇摇头,小声说谢谢,细细的辫子在颈后面一甩一甩的。
这他妈是什么可爱宝贝……张楚岚捂住心口,几欲落泪。

虽然带回了张灵玉,但张楚岚活还没干完,他只能把张灵玉搁在哪都通公司里,一边进行冯宝宝身份的探查,一边替张灵玉

August
31
2018
全文链接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