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OW】【麦源】say your love(中上)

*上章传送门

*未完待续





雪的触感并不冰冷,反倒是像鹅毛絮一样柔软松散,这个游戏可以完全封闭神经感知,无论是被子弹击中的痛感还是冷感热感都是不存在的。 
源氏俯下身子蓄力,向着空中高高跃起,剑锋般划破空气,双腿悬空再次发力,最后以二段跳成功落在山腰。 

“杰西!”他转过身朝麦克雷挥手,“快一点!” 

“真不公平,”牛仔跨着步子小跑上山,“你可是最侧重速度的。” 

“别啰嗦,你又不是个大婶。”源氏伸出手,想要拉他一把。 

麦克雷在走近他时从善如流地握住银白的机械手,借着源氏的力道往上攀,然后忍者一直藏在背后的另一只手猛地把雪球糊在了他的脸上,天知道这家伙什么时候揉的雪球。 

源氏往后跳开一步,发出带着电子音的笑声,简直是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这是打雪仗的邀请?那么到时候被雪球砸得说抱歉我也不会停下来的。”麦克雷用手背抹掉脸上的雪,勾起嘴角俯身去抓雪团子,“把面甲摘掉,只有我一个人露出脸的话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哈,牛仔的西部公平决斗。”源氏取下面甲,兴致勃勃,他的肌肉绷紧,像将要离弦的箭,“来吧杰西。” 




架势摆得很足,等到开战时却毫无技巧可言的难看,牛仔和忍者三岁孩子一样捏出雪球再互相砸向对方,他们不停地笑,大喊说你可别躲我现在就要把你砸趴下,或是你准星可真烂,两个人偶尔滑倒在雪地里,满身都沾上雪沫子。 

源氏看起来相当开心,杰西.麦克雷觉得他几乎要忘乎所以地满山蹦哒起来了。 

最后忍者往前一跃,再次把雪球拍上牛仔的脸的同时撞在他怀里,麦克雷因为巨大的冲撞力一个趔趄向后摔在雪地里,而忍者就趴在他身上,灰色的瞳孔亮晶晶的。 

“ahouga。”他放肆地笑,“杰西,你的技术简直就像个老奶奶。” 

“那你是什么?”麦克雷也乐呵起来,“小红帽里趴在老奶奶身上准备饱餐一顿的灰狼?” 

源氏呲牙咧嘴,真的学着狼发出了低低的吼叫声。 

麦克雷放声大笑,胸口的震动传到源氏的掌心,他看着那双灰色的眼睛,觉得心脏就快要化成一滩糖渍。 

“那么大灰狼要进食么?”牛仔用最温柔的语气发问,他猜源氏能听得出那里头小心翼翼的期待,“你要吃掉我么,源氏。” 

忍者愣了,呆滞地看着麦克雷,许久后他从牛仔身上站起来,动作一如平时的利索和坦荡。 

“不要输了就胡说八道,牛仔。”源氏轻轻踢动脚下的雪,“这个玩笑不好笑。” 

麦克雷有些措手不及,他窘迫地摸摸鼻子,一时间沉默不语。 

他想源氏还是个十七八的孩子,在情感上始终是有点迟钝的,他大概只是听不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 

“杰西,你之前不是说你去过很多地方?”忍者不安分地用脚尖刮蹭松软的雪,一边刮一边再把它们踩回去。 

“是的,我的父亲曾是美国最棒的一批特警,我跟他们到过很多地方。”麦克雷说,“怎么了源氏?” 

“没什么,我因为一些原因,从没出过远门,所以非常羡慕杰西这样可以到很多国家去玩的人,我的话,一直想去美国的迪士尼乐园和加拿大的红枫林,其实我很喜欢旅游的。” 

“你还是个孩子么,热爱米奇和唐纳德。”麦克雷忍不住笑出声来。 

“为什么不行?”源氏使劲地瞪牛仔,“我还喜欢哆啦A梦和野比大雄,你有什么意见么。” 

“不敢,我哪敢对忍者大人有意见,”麦克雷举手投降,“不过你到底为什么不能出远门,因为忙于学业?” 

源氏摇摇头。 

“那是因为家里人的缘故?” 

他还是摇头。 

“因为你自己本身?” 

这下源氏不再摇头了,可他也不点头,他看着麦克雷,什么也不说,却摆明着不想让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好吧,我不问了,”牛仔伸手摸摸他的额头,“不管怎么说,如果你要来美国,就告诉我一声,我会带你周游那片土地,从洛杉矶到纽约,带你到Peter lugus吃西冷牛排,顺便去喝一杯starbuck的摩卡咖啡。” 

“啊对了,你是想去迪士尼来着。”麦克雷不好意思地挠头,“迪士尼确实很棒,要去的话,也告诉我吧,只要你不嫌弃我陪着,我完全可以胜任导游一职的,要坐过山车也好,进鬼屋也好,你一声令下,我就绝对会与你同在。” 

“嗯,我会说的,”源氏垂下眼,无声地,安静地笑,“如果我要去的话。” 

“说回来,你没有问题么?”源氏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凌晨三点了,你家里人不会突击检查吧。” 

“看来有人没少被突击检查,”牛仔的手借机在忍者脸上摸摸掐掐。 

源氏不置可否地嘁了一声。 

“确实,我得先走了,你呢,这么晚还在玩游戏没关系么?十七八岁的家伙第二天还得上课的吧。” 

“放心,我没关系的。” 

麦克雷即将退出登陆,他犹豫了一会儿,问源氏:“你明天还会上线么?” 

“嗯?”源氏偏头看向他,“会啊,大概下午两点这样吧……你笑什么?” 

“我哪里有在笑?”牛仔触碰自己嘴角,这才发现自己确实是在笑,“可能是太高兴了吧。” 

“……杰西,你有时候真的很像个五岁的小孩子。” 

喜欢米奇的三岁小家伙可没资格说我。麦克雷想说,不过如果他说出口的话源氏准得跟他拗劲,然后他们的结果显而易见,不停地较劲,不停地展开新的话题,就像是一对煲电话煲的小情侣,没意思地东扯西扯,说着你先挂,不不不你先挂,还是你先挂吧…… 

可他不能这样,哈娜拿到了丰厚的大礼包,麦克雷相信她会帮自己看上一段时间的门,但他不确定凌晨三点哈娜还会在。 

“哪里,很多人说我成熟得就像个老头子。” 

“那一定是他们太笨了。” 

麦克雷低低地笑了两声,他想说其实是因为我并不喜欢他们而已,牛仔点下了“退出登陆”,在完全消失之前他看向源氏,而源氏眺望着尼泊尔的雪景,他的瞳孔太过安静,无悲无喜波澜不惊。 




杰西.麦克雷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他成功放好了全息装置,把一切都恢复成该有的样子,并且没让家长们发觉。 

他不断地回想最后的那一眼,觉得源氏明明好像很容易明白,却又很难搞懂。 

那家伙平常特别爱笑,笑起来干净又放肆,喜欢做一些很孩子气的事,比如哼歌,比如捉弄人,比如摩拳擦掌地说一些很中二的台词,麦克雷坚信某一天源氏会义愤填膺地指天大喊“出发吧天鹰一号机”——他从来都气势十足,活力用不完似的,就算是竞技pk的时候,也都像扑食的狼一样紧绷,锋芒毕露。 

可无论如何,他都能看懂源氏,看懂他的高兴,欣喜或是愤怒。 

唯独那个眼神。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那个眼神了,空荡荡却又很复杂的眼神,它安静得有点儿苍凉,像爱斯基摩最北部无边又寂静的冰原,极夜永不褪去。 

可又绝不悲伤。 

杰西.麦克雷没法看懂里头包涵的感情。 

美国男人点了根烟,从床头柜里摸出一沓美元,仔细地清点。 

他本能地不喜欢那种眼神,因为那绝不该属于一个才十八岁的高中生,他更希望源氏总是在笑,肆无忌惮地大笑。 

这让他非常想要把计划了十多天的事立刻提前完成。 




麦克雷十二点三十五分就上线等着源氏了,天知道他狼吞虎咽后以赛跑的速度冲回房间时加布里尔.莱耶斯投来的目光有多可怕,这个老混蛋对不好好品尝莫里森的饭菜的家伙绝对会抱以最大恶意,不过麦克雷实在是没法管这些了。 

他戴上装置登陆游戏,先确定了自己购买的东西确实传送到了隐形背包,接着就开始无所事事地等待。 

源氏准时在下午两点整上线,麦克雷传送过去时他正在逗一只小鸟玩,那只黄色的麻雀——大概是麻雀吧,属于一位造型是带加特林的小型堡垒的玩家。 

“你喜欢鸟?”一起离开的时候麦克雷问他,“为什么不在家里养一只,这比宠物犬便宜多了。” 

“不养了,我以前养过一只伤到了翅膀的麻雀,但后来死了。”源氏说,“它总是啄笼子,我就瞒着家里人偷偷把它放生出去,希望它能飞出日本,飞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可三天后哥哥带我去散步时,我在两条街外的街角发现了它的尸体。” 

“其实飞不出去的,飞不出去,也活不下去。”他说。 

“……抱歉。” 

“有什么好抱歉的。”源氏用肩膀碰了碰牛仔的肩,“你知道最近开放的饮料系统么?就是虚拟饮料,用全息装置刺激神经系统,能够让饮料的味觉信息达到大脑皮层的那个。” 

“啊,我知道,就是公告上说开放在伊利奥斯地图的饮料点测试活动吧,不过那个需要给游戏充值的。” 

“去喝一杯吧。”忍者看上去十分期待,“昨天我家里人才给我往游戏里打了一千多日元。” 




结果就是牛仔和忍者坐在吧台旁的圆凳上,一个人捧着冰牛奶,一个人捧着“血腥玛丽”鸡尾酒,饮料点挤挤嚷嚷,喧闹声一刻也不消停。 

“你居然点牛奶。”源氏用那种不敢置信,仿佛看见恶犬起舞的表情盯着麦克雷看,“我以为你会要一杯最烈的白兰地的。” 

“拜托,难道我像那种敞开衣襟露出胸毛在酒吧里大吼大叫喝白兰地的男人么?我才二十一岁啊,是根正苗红的好青年。”牛仔挑眉,“倒是你,高中生忍者大爷,竟敢点鸡尾酒。” 

“那有什么,就是因为在现实里越被禁止才越要喝,反正又不是真的下肚。”源氏翻了个白眼,“你平时也总是只会点牛奶么,杰西。” 

“当然,我热爱冰牛奶和雪茄,无论在哪儿都只会享用它们俩。” 

“哈,你居然还抽烟。”源氏一脸的嫌弃,“根正苗红的好青年?” 

“男人嘛。”麦克雷耸肩。 

源氏用余光盯着牛仔看,犹豫着张了好几次嘴,却都没说什么,最后他想了又想,不安地搓着掌心开口。 

“杰西,不要喝冰牛奶和抽雪茄了,冷饮伤胃,烟草则对肺部不好。” 

杰西.麦克雷震惊了,震惊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牛仔!”源氏气结,“这是给你的身体的忠告,要知道,成天病殃殃的话,可就什么都做不了了,所有想做的事想完成的梦想,都会变成触碰不到的东西的。” 

“好吧,好吧好吧,我会努力禁掉它们的。”麦克雷忍俊不禁,“你这家伙,怎么搞得跟妻子管教丈夫似的,啪啦啪啦的就是一堆话。” 

“是父亲管教儿子吧,厚脸皮牛仔。”源氏一脚踢在他小腿上,边催促道,“快喝!” 

麦克雷举着杯子咕噜噜往嘴里灌牛奶,余光一瞬不移地观察着源氏,忍者一口一口地吞咽鸡尾酒,他的双眼因为惊疑睁大,再因为喜悦变得弯弯的,接着是享受地半眯起来,不同的表情在他脸上变幻,循序渐进,就像个第一次到达中心公园的小孩,惊叹这世界还有这种模样。 

他是真的从没喝过鸡尾酒啊。麦克雷想,乐得快要笑出来。 

五秒钟后源氏已经喝空了一整杯酒,他满足地长叹一口气,银白的双腿晃个不停。 

“真好啊,之前看到论坛里有人说要写信跟官方提及饮食味觉传导问题,没几天就公测了饮料点,”源氏说,“我也写了三十多次同样的建议投给官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你这是恶劣玩家的骚扰吧,”麦克雷嘴角抽抽,“写的是什么建议?” 

“不是什么新奇的建议,就是希望能设置消息具体发送时间而已,我发给某个人的某些话可以按我设置的时间送出,一个月之后,或者一两年之后。” 

“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话就不能当面说。”麦克雷有些疑惑,“这样的功能一般用于生日祝福吧,可就算是生日祝福,抽出五分钟登陆游戏发送消息也不是不可以。” 

源氏从高高的圆凳上跳下,戴上面甲往门外走。 

“这种事哪里说得准。” 

他的声音轻得就像他的脚步,几乎微不可闻。 

麦克雷愣了愣,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看不见银白色的身影,可牛仔也不急,他知道源氏一定在门外的拐角等着他。 

于是牛仔想着那句没头没尾的,很轻的话,转回身去看挨在一起的装冰牛奶的马克杯和玻璃高脚杯,他的目光无意间撞上高脚杯边缘还没消去的雾,那是呵出的热气结成的,湿润的双唇轮廓在上边清晰可见,带着血腥玛丽红色的残汁,仿佛刚抹上的口红。 

鬼使神差,一定是鬼使神差了。 

杰西.麦克雷的脑子一片空白,可他又能想象出源氏的唇在杯沿上柔软地摩挲的样子,他伸手端起高脚杯,在昏黄的灯光下仔细打量,然后他吻了上去,微微低头用自己的唇去触碰那个染上了浅红色的唇印,几乎是蜻蜓点水一般的吻。 

小小的烟花在麦克雷心里炸开,糖丝缠绕包裹,胖乎乎的麻雀蹦得几乎要打滚。 

麦克雷轻声笑起来,他滑下凳子,压低牛仔帽的帽檐,不紧不慢地走向门外。




TBC.

February
02
2017
 
评论(7)
热度(39)
  1. 细犬男舔粮处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嗷嗷嗷啊好吃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