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圣诞节摸出的小量甜饼合集,就想看他们黏黏糊糊地谈恋爱_(:з」∠)_




be like a chrid【像个孩子】 



“宝贝,你是不知道,当时情况多险恶,死局帮的人……”牛仔正比划着跟爱人吹嘘自己的光荣事迹,却忽然发现身边一直安静听着自己说话的爱人不知所踪,“……宝贝?” 

麦克雷现在面临着两件大事。 

第一,源氏不见了,而这个麻雀一样灵活的忍者一秒之内就能窜出十多米。 

第二,洛杉矶街头的人潮熙熙攘攘,娇小的日本忍者进入人潮后就像是一只钻进鲫鱼群里的小鱼苗。 

牛仔环顾了一圈四周后,无奈地决定原路返回。 




寻找出乎意料的容易,麦克雷还没走上两步就看见了停在玩偶店外展橱窗前的源氏,忍者盯着橱窗里半人高的布朗熊发呆,甚至没注意到从后面接近的麦克雷。 

“宝贝?”麦克雷拍上他的肩。 

这让源氏受惊地缩了缩。 

“杰西?” 

“你喜欢这个?” 

“没有,”牛仔的小麻雀不好意思起来,“没有的事,只是……只是……” 

他只是了半天也没只是出什么来,一急之下拉着牛仔就走,努力地把话题引向牛仔没说完的“杰西.麦克雷与死局帮的火拼事迹”上。 

被扯着往前走的麦克雷回头看了一眼橱窗里的玩偶,下意识摸了摸裤袋里不多的硬币。 



晚上的时候源氏在床头看到了一只半人高的布朗熊。 

忍者抱过玩偶,在熊耳旁发现了麦克雷专属的花体字。 

“I want to give you anything with you like.” 

他轻轻地笑出声来,把脸埋进棕色的绒毛里。 





the knee pillow【膝枕】 



“麦克雷?应该在房间里,他看起来累坏了,”齐格勒为源氏指明了他要找的人的状况,“浑身都湿淋淋的。”  

“湿淋淋的?因为出任务么?”  

“大概。”安吉拉拍拍忍者,“快去找他吧,我知道你想他想极了。”  



他确实累坏了。源氏想。  

因为两人近期都有任务,他们的双人床还没铺上床单和枕头,而麦克雷现在就躺在光溜溜的床垫上,连睡衣都没换。  

源氏悄悄走到他身边,看着自己的牛仔熟睡的样子,摸了摸他的头发,触到的都是湿淋淋的手感。  

“杰西,杰西,”忍者轻轻拍打牛仔的脸,“先起来去换衣服,把头发擦干好不好,这样要感冒的。” 

“……甜心?”被拍醒的麦克雷累得连眼皮都不愿抬起来,只是用可怜巴巴的语气嘟囔着,“让我睡吧,拜托,我实在……实在很想睡。”  

源氏沉默了会儿,最后叹了口气。  



忍者从抽屉里拿了吹风筒,站在床边想了想,爬到麦克雷身边跪坐下来,然后把牛仔的脑袋小心翼翼枕到自己腿上,打开了最低的一档暖风,尽量不吵醒牛仔地给他吹着那头棕发,指尖拂过头皮时轻轻地顺着经络按压,柔和的伺候让牛仔舒服得发出无意识的哼哼声。  

直到确认每一缕头发都已经变得干燥,忍者俯下身蹭了蹭麦克雷的脸。  

“晚安杰西。”  



麦克雷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正午。  

他听见鸟鸣的声音,叽叽喳喳,而他的爱人熟睡的脸就在他上方,腿则垫在他的脑袋下,保证他能舒服地安眠。  

就这样整整快十二个小时。  

金色的阳光从窗口撒下,落在那张有着浅淡伤痕的清秀的脸和纤长细密的睫毛上。  

安静又温柔。 




《Naruto》's fans【《火影忍者》的粉丝们】 


“宝贝,你在干什么?”在床上用笔记本看美剧的杰西.麦克雷探头过来,不解地盯着爱人认真做着从没见过的手势。  

“在学结印。”源氏头也不抬地回答他。  

“哈?”  

“在学结印。”  

“什……什么是结印?”  

“かとん——(火遁),”忍者没有回答他,而是连续做了好几个手势之后转头鼓起腮帮对着牛仔猛地吹了一大口气,“かとんごうりゅうかじゅつ(豪火球之术).”  

“??????????”  



一周后需要对源氏进行例行检查的齐格勒医生推开了两个人的房门。  

然后亲眼目睹了源氏做着复杂的手势对牛仔吹气并气势很足地喊道:“かん——ごうりゅうかじゅつ.(火遁——豪火球之术)”  

“かげぶんしんのじゅつ(影分身之术).”牛仔说着蹩脚的日语,手上也同样翻飞不停。  

他们两人的床头则放了小山一样高的漫画。  



安吉拉.齐格勒:“……………………………” 




lovers' clothes【情侣装】 



“这是什么?”源氏摸了摸麦克雷怀里的快递包裹。 

“情侣装。”牛仔把封住包裹的胶带拆开,捧出两件白色的卫衣,“大的这件是我的,小的这件是甜心你的。” 

源氏接过卫衣打量了好久,开口问他的爱人,“可这只是两件最普通的款式相同尺码不同的白卫衣而已……” 

然后忍者恍然大悟。 

“杰西,你是想……!” 

“就是你想的那样,独一无二的情侣装,”麦克雷从包裹里又拿出了一堆彩笔和颜料,向源氏眨了眨左眼,“宝贝。” 



“嗨,我是有在认真画的!” 

原本趴在双人床上认真作画的两个人打闹起来,牛仔试图夺走忍者的彩笔。 

“所以宝贝你不能在衣服上画戴牛仔帽和红围巾的柯基!” 

“走开杰西,”源氏一边笑一边拍掉麦克雷的手,“我会给它加上一根古巴的雪茄的。” 

“不,问题不在这儿,关键是我才不像只柯基!”麦克雷不肯放弃地阻碍着忍者。 

“当然,你就是柯基,”源氏朝他吐舌头,“杰西,我警告你,你再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被下了最后通牒的牛仔只能懊恼地停手,转头盯着自己认真画了一半的龙神之剑。 



二十分钟后完成大作的源氏探头去看爱人。 

“杰西,这是什么?一只叼着我的剑的麻雀?” 

“眼力不错,宝贝。” 

“为什么是麻雀?”源氏伸手去擦还没干的彩笔印子,“好歹也是鹰隼才对!” 

“宝贝,你那么软乎乎的,怎么会是鹰隼?就是麻雀。”牛仔截住他的手。 

“就不是麻雀!” 

“就是麻雀!” 

“不是!” 

“就是!” 

…………………………… 

调情一样的争执持续不到半分钟,忍者和牛仔同时笑起来,麦克雷凑过去在源氏额上吻了吻,举起手里的白卫衣。 

“快换上,甜心,圣诞节的多拉多非常漂亮,待会儿一起去逛街。” 

“可衣服看上去还是有点空……” 

“再加点东西就好了,”麦克雷摸了摸下巴,“让我想想。” 



莉娜.奥克托多在多拉多街头看到了熟悉的人影——银白的忍者和美国牛仔。 

而且忍者破天荒地没有戴上面甲。 

他们穿着同款的白色卫衣,牛仔的卫衣上画有衔着龙神之剑的青色麻雀,忍者的则是戴牛仔帽的柯基,两人的卫衣上都写着大大的“he is mine”和分别指向左边和右边的箭头。 

现在那双箭头因为忍者和牛仔肩挨着肩推搡着向前走而指向彼此。 

守望先锋内部出名的情侣正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地享用同一根冰棒。 

“不去和他们打招呼吗?”冰冷悦耳的女声响起,“那是杰西.麦克雷和岛田源氏吧。” 

“嗯……不,亲爱的,”猎空者挽上黑百合的手,“事实上我不是太想……跟孩子一样的先生们打招呼。” 



孩子一样的,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属于彼此的先生们。




TBC.

December
25
2016
 
评论(4)
热度(74)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