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OW】【R76】殉道者01(下)

*补完第一章

*设定:

 美国八十年代设定+死亡笔记设定,莫里森和莱耶斯参军的过程中同时进行着小说《守望先锋》的创作,两人逐渐因为一些原因开始出现各种认知和原则上的分歧,而加布里尔.莱耶斯在这时得到了死亡笔记,以及引来死神

*上章传送门



正文




————1982.09————— 




加布里尔.莱耶斯一早就看到了堆在自己桌面上的东西——一个大且鼓鼓囊囊的硬纸壳袋子。他粗略翻看了会儿,发现基本都是苹果酱,剥好的栗子,撒了香葱的苏打饼之类的农场特产。 

最后他在袋子上找到了一个干净利落的笔迹。 

from Jack Morrisen. 

莱耶斯愣了愣,下意识转头看向左手边的位置,然后他就撞进了蓝色的领域里,像落入爱琴海最深最安静的拥抱。 

莱耶斯知道那是谁的眼睛。 

杰克.莫里森正对着他轻声地笑,他指指袋子,张嘴发出无声的话语,故意把口型比得很夸张。 

莱耶斯立马就看懂了他的话。 

尝一尝。他说。 

于是加布里尔很给面子地从袋子里翻出一包抹了酸梅酱的干果,边挑拣着送进嘴里,边忍不住用眼角的余光去偷看金发的男孩。 

男孩像在等待一个决定人生的重要结果那样紧张,面部绷紧,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又把脊背挺得笔直。 

直到莱耶斯把干果吞下去,学着他刚才夸张的口型比了句“很好吃”,杰克.莫里森才松了口气,他甚至因为心满意足笑得像个小孩子,金色的阳光落在他弯起的眉眼上,被全部拢进浅海一样的瞳孔里,再在里边打着转折射出来。 

那一刻加布理尔.莱耶斯像是从他目光铸成的无形隧道中通过,步入了纯粹的蓝与纯粹的金所构造的世界。 

拉美裔人呆了很久才回过神来,他把脑袋转向另一侧,以掩饰发烫的脸。




莱耶斯大概有些了解这个男孩为什么这么招女学生们的喜爱了。 




之后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加布里尔.莱耶斯和杰克.莫里森一来二去就熟得形影不离亲密无间,仿佛是无时无刻不需要待在一起的连体婴儿。 

金发男孩不再回家吃午餐,而是得到了父母的同意,把早上就准备好的两份牛肉汉堡装在塑料盒里带来,再到学校附近的咖啡屋买两杯五分糖的咖啡,放学后就和莱耶斯在教室里大朵快颐,吃饱喝足了一块去操场打长达两个小时的篮球,下午则非要等着莱耶斯忙完一些活计,和他一并走出校门,再依依不舍地分别。 

他们一起用餐,一起打球,一起打扫教室又一起罚站,一起在课间的时候聊天打闹,杰克.莫里森甚至会为了与莱耶斯进行一场环绕公园的疾跑比赛而推掉女孩们听起来比跑步要有趣一百倍的邀约。 

总之他们总是在一起的,那些似是而非又隐晦不清的感情就像是烤炉里的面团,在时间的高温炙烤下慢慢蓬松放大。 

而意外落进面团里的小苏打则让它更加鲜美和可口——在1983年的一月份,从他们关系变得密切开始计算的第五个月。 




加布里尔.莱耶斯知道自己犯了错。 

但他必须再三申明这并非故意而为,他认为这都是一些不可避免的巧合,巧合中的巧合,虽然听上去很扯,但也没办法是不是。 

他不过是替在老师办公室帮忙的莫里森把他的包带过去而已,可好巧不巧力气大了些,农场男孩的旧背包质量又不怎么可靠,用来锁住背包上下层的木扣撞在椅背上后喀拉一声宣告了生命结束,事发突然,莱耶斯根本来不及阻止书包整个倾斜和里头所有的一切全都哗啦啦散落在地面。 

莱耶斯急着蹲下来把它们都收拾回去,所幸里面只有一些零食和教科书,还有几支钢笔,而不是什么易碎物品。 

如果钢笔摔出了什么问题,那就买新的还给他。加布里尔.莱耶斯想,边小心把男孩的书包恢复原样。 

直到他看到了一本泛黄的笔记本,封面是由最不起眼的报纸糊的,以纸质的触感判断,多少买了有三五年了。 

这不是杰克.莫里森用来记课堂笔记的本子,他见过莫里森所有与课业相关的本子,因为那些本子总会在加布里尔.莱耶斯某节课熟睡醒来后放在他的桌上,翻好了页码,还用纸条写了该注意的事项。 

而这本本子莱耶斯从没见过。 

直觉告诉他,这是杰克.莫里森的私密,以及他现在应该立刻把本子塞回去。 

然后加布里尔.莱耶斯很不给自己直觉面子地翻开了本子。 

事实上莱耶斯以前从不这样乱碰别人的东西,他甚至自己就不大看得起这种行为,可这一刻他就是很想很想知道关于杰克.莫里森的一切,这念头强得让他没法控制住自己。 

鬼明白是为什么。 




所以当加布里尔.莱耶斯在差不多把厚厚一本笔记本翻完时,很没悬念地被杰克.莫里森抓了包。 

金发的男孩冲进教室,从他手上抢过了笔记本抱在怀里,说不清是因为羞恼还是因为愤怒,整张脸涨得通红。 

“你在干什么?”他向偷窥别人秘密的家伙发出质问,声音气得发颤,“加比,你在干什么?” 

“你包上的木扣烂了,”莱耶斯指指他的包,表示这不是自己的错,“这些都自己掉了出来。” 

“然后呢?然后你就没经过我的同意擅自翻动了?” 

他伸手攥住莱耶斯的衣领,猛地把他拉到自己跟前,冲着他像只暴怒的狮子那样呲牙咧嘴,仿佛马上就要咬穿拉美裔人的咽喉。 

莱耶斯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样子的杰克.莫里森,只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表情对着自己,加布里尔.莱耶斯觉得一阵烦躁,试图先拍开莫里森的手。 

然而拍打手背发出的脆响对金色的狮子来说就是浇在火上的热油。 

杰克.莫里森出拳了,他的拳夹带着凌厉的风直撞向莱耶斯的右肩,而莱耶斯空着的左手则竭力在被打伤前掐住了男孩挥到一半右小臂。 

可事实上莫里森期待的结果就是这样,攻击被截住的同时金发男孩抬腿狠狠踢向莱耶斯的脚踝,一切都在按他想的进行——被自己的拳头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的敌人会疏于脚下防守,最后毫无反抗力地被自己压倒在地。 




一秒后杰克.莫里森摔在地面上,而加布里尔.莱耶斯死死压制着他。




“……什么?”男孩睁大双眼,本能地发出疑惑。 

“杰克,你本来是能成功的,”莱耶斯盯着那双茫然的湛蓝瞳孔,觉得有趣,他挑衅一样地舔了舔上腭,“自由搏击基础掌握得很不错,可惜我也学过,更重要的是这招我见过了,在五个月前。” 

男孩几乎是立刻就反应过来——已经摸清了他的路数的莱耶斯抢在他之前出了脚。 

莫里森咬紧牙关用力甩动着腰,想要把莱耶斯从身上甩下去,却不见成效。 

“放开!”他压低声音发出怒吼。 

“行了,行了。”莱耶斯爬起来,回到自己桌子里翻找,“不要搞得像是什么跟世界毁灭的天机有关的东西一样,不就是自己写的英雄小故事么,有什么好生气的,我也写过。” 

莱耶斯把翻出来的一沓纸塞在莫里森手上,“给,随便你看,这样心里好受点了吧。” 

“…………………” 

杰克.莫里森看着手上的东西,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莱耶斯借着去学校对面的咖啡屋买两杯卡布奇诺来赔罪的借口落荒而逃。 




莱耶斯拎着两杯热烫的饮料回来时对自己轻易交出那沓纸的行为简直是越想越悔不当初,他还是能理解杰克的感受的,想想看,要是谁把自己的秘密偷偷翻出来看被自己抓了个现行,那他说不定得揍得那人满地找牙。 

拉美裔人一跨进教室就看到了还在仔仔细细翻阅他写的玩意儿的莫里森,冲上大脑的羞耻感差点让他立刻回头再去买些东西,卡布奇诺也好,黑森林蛋糕也好,柠檬汁也好,总之走就对了。 

可惜杰克.莫里森已经听见了莱耶斯的脚步声。 

“加比?”他朝莱耶斯挥了挥成沓的纸,“我看完了!” 

莱耶斯认命地走过去,把热饮放在他桌上。 

“那就扯平了,你不能再生气了。” 

“为什么要扯平?”莫里森忍不住笑起来,金色的小狮子已经没了任何愤怒的迹象,就好像刚才的事都全未发生过一样,“你写得真好,我喜欢这些。” 

“是么?”莱耶斯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呃……你的也不错……我是说……那些主角们,换我可写不出。” 

“可我喜欢你这个世界!优秀的世界!”他的双眼亮得让人不自主地想起正午时悬着秋阳的晴空,“会有有思想的机器么?就像人那样。还有这个,能回到不久前过去的零件,太叫人不可思议了!” 

“都是随便想出来的,不切实际的东西,就像罗伯特.莱茵海茵的《星船伞兵》那样。”莱耶斯不安地搓了搓后颈。 

“加比,我们一起写吧,写一个很长很长的关于英雄们的故事,他们跟你的这些智能机械战斗,最后拯救了整个世界!”莫里森把他的纸塞进自己的笔记本里,举在他的面前,“慢慢写,再拿去杂志社投稿,让人们都看见这个故事,看见英雄们,我保证所有人都会喜欢他们的!” 




莱耶斯忽然有些呆了,他看见那双湛蓝的眼睛里燃烧着金色的,像是要点燃一切——点燃整个世界的烈焰,拥有着最炽热的温度。加布里尔想起刚才在杰克.莫里森笔记本里看到的英雄,他也拥有金子般灿烂的发色,穿着深蓝的战袍,衣领上佩戴着银铸的飞鹰,英雄穿行在人群里,为了结束人们的苦难而举起手中的步枪。 

有那么一瞬间,不存在的英雄和杰克.莫里森的身影重合。 

没有人能抵抗英雄瞳孔里最温暖的火。 




“好。” 




这之后他们在商店里买了最厚实的笔记本,两人还为了本子封皮的选择懒洋洋地争了一会儿,莫里森喜欢蓝或是橘黄之类的暖色,而莱耶斯坚持要灰和黑,他们边你一言我一语地否定对方的品味,边肩抵着肩推搡来推搡去,直到争执游戏玩够了,男孩们才满足地选择了折中,拿回一本暗红色牛皮封面的本子,并花了在当时算是笔不小的零用钱让工匠用钢印在书脊印上了漂亮的花体字—— 




“jack.morrison&Gabriel.Reyas”。 




【2038年的秋天,世界智械中枢开始初次显现异常,刚进入军队的新兵——金发的美国人和拥有棕褐色皮肤的拉美裔人的目光在开合的人群间相遇,那一刻像干涸的白鲸入水,铀235与钚239诞生原子弹的聚合,亚瑟王在妖精的湖畔旁遇见了大魔法师梅林。 

开启了一个时代的相遇。 
——《Over watch》】




TBC.

December
17
2016
 
评论(4)
热度(27)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