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OW】【麦源】Genjis

#刀,大刀,大大刀,但发誓he#  

#大量主要角色(源氏)死亡描写#  

#灵感出自某个日漫,因为不能剧透暂不揭示,相信到后面一点点就会有很多人看出来了,ps联系文名的话可能现在就能看出来#  

#依然是守望先锋背景,除了岛田家相关全部推翻官方剧情#  

#微量R76参杂#

#第一次开麦源,请多多指教【土下坐# 




—————————— 




杰西.麦克雷正瘫坐在一个小公园里的藤椅上,他的头顶是长势喜人的樱花,不过这并没有使他的心情变得晴朗些或是从疲惫中脱离,二十出头的牛仔手上要处理的日本黑道事宜都是折腾人的活计,为了这次任务他甚至被他那该死的墨西哥裔长官加布里尔.莱耶斯按头突击了整整四个月的日语。 

麦克雷叹了口气,把刚喝完的空易拉罐放在脚边,他用脚尖比了比,找到了能精确把易拉罐送进十五米外的垃圾桶里的弧线,然后他起脚,像是足球运动员那样漂亮的一踢。 

毫无疑问,这绝对是个满分的进球,如果不是易拉罐在半路被截下的话。 

堪称完美的防守。牛仔想要向那只从垃圾桶后的拐角伸出来一把捞走易拉罐的手叫好。 

一只银白色的手。 

那只手犹豫了一下,接着把垃圾好好地塞进了垃圾桶里,这才又缩了回去。 

牛仔觉得新鲜,从藤椅上起身,踢踢踏踏地走向垃圾桶后的拐角。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大概十八九岁的男孩,还有一只猫,他们蹲在十字路口的街边。 




“那个易拉罐是你的么?”男孩看了他一眼,在唇上比了个“嘘”的手势,又指了指跟前的黑猫,“会吓跑它的。” 

怪异的男孩。 

尽管他穿着白卫衣,牛仔裤还有运动鞋,以及把卫衣的兜帽扣在了脑袋上,也并不妨碍牛仔看出他除了面庞外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裹着银灰色的铁甲,还有他打上额上,隐隐约约从帽檐下露出的面甲。 

“我不知道这里有猫,嗨,今天天气很好,”麦克雷蹲在他身边,从猫碗里捞出一把猫食送到黑猫嘴边,“那么,冒昧问一句,你是人类,还是智械?” 

男孩停下给黑猫顺毛的手,仔细想了想后回答牛仔,“我是源氏。” 

麦克雷无言以对,短暂的沉默后他再次开口,“好吧,也许人类被这么问一定会不高兴,不过我没有恶意,只是实在很好奇,你是人类的话,为什么要给自己裹一层……” 

“是源氏。”这次男孩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顺便,你日语真烂。” 

“我日语刚入门……好吧,好吧,源氏,我是麦克雷,杰西.麦克雷,来自美国,”麦克雷努力岔开话题,“你这样摸猫是不对的,不信你看着,它马上就会反抗。” 

牛仔的话很快得到了印证,黑猫缩起身子,躲开了源氏想要触碰它的手。 

固执的男孩愣了愣,再次伸出手,却又被躲开,于是他急了,无声地睁大了浅灰色的双眼死死盯着麦克雷。 

“好好好,我这就告诉你。猫咪可不大喜欢背部被触碰,这会让它们觉得不舒服,要这样摸,它就会跟你亲近了。” 

麦克雷说完后就做了演示,他用指腹去揉黑猫的软乎乎的肚子,几秒后黑猫整个翻过来,露出最不设防的部位给牛仔伺候,边发出细软的,撒娇一样的喵呜声。 

牛仔转过头去看一旁的男孩,而男孩看着猫。 

他显得那么惊喜,双眼熠熠生辉,夏天的日本阳光很好,暖金色在男孩好看的轮廓上流连,他看起来就像个发现了新奇东西的小孩子。 

叫人挪不开视线。 

“麦克雷,麦克雷?” 

“嗯?什么?” 

牛仔恍然反应过来,对上源氏那双故意摆出来的死鱼眼,这才发觉自己盯着人家看了许久。 

可是麦克雷完全没觉得有任何不妥,他甚至忽然还想看到这个拥有浅灰色眼睛的男孩害臊的模样,他想那一定很有意思。 

“抱歉,亲爱的,不过你可真漂亮,像一杯加了奶的日本抹茶。”麦克雷向源氏眨了眨左眼,“叫我舍不得把目光偏离哪怕一公分。” 

然而此刻源氏正忙于练习怎么才能把猫伺候得更舒服,别说脸红,他甚至都不想搭理麦克雷的调戏。 

“麦克雷,你是从美国来么?” 

“嗯,怎么了?”牛仔应道。 

“真好,你可以跨过大洋去另一个国家……我从没离开过日本。” 

“原来还是个没出过远门的小孩子,”牛仔忍不住笑出声来,他把手掌放在胸上,行了个属于绅士的礼仪,“你要是来美利坚的话,我就请你吃华盛顿最好的牛排,喝旧金山深巷里的葡萄酒,我代表美利坚欢迎你,加了奶的抹茶小子。” 

“我不能吃那些,”源氏不轻不重地瞥了他一眼,摇摇头,“美国有什么好地方么?” 

“当然,”谈到祖国,牛仔有些滔滔不绝起来,“不可否认,美利坚的尼亚加拉瀑布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瀑布……” 

很快,牛仔就从瀑布谈到了黄石公园里林立的火山石,又从火山石谈到华尔街的繁华,谈到加拿大,谈到枫叶林,谈到西欧。 

一开始源氏还会问上些问题,但随着牛仔越说越精彩,男孩完全浸入了牛仔所描绘出的美景中,那种发现新世界的小孩子的表情再次出现在他的脸上,他甚至连猫也顾不上了。 

“麦克雷,你真的去过那么多地方么?” 

“是的,如果你愿意的话,我还可以继续给你讲中国的高山,俄罗斯的雪景。” 

“当然,我……”源氏想催促他继续说下去,却猛然发觉天色已经染上了薄暮的橘红。 

源氏看着沉入山间的夕阳,沉默了许久后蹭了蹭黑猫的头,“明天还要来这里哦,我会给你带鱼干的。” 

然后他挥了挥手,黑猫喵呜一声转身跳上了矮墙,很快消失在两人视野里。 

“怎么了?”麦克雷问道。 

“没什么,天色晚了,我要回家了。” 

“哦——确实,小朋友是有门禁的。”牛仔笑得很欠揍,“好吧,我也是时候该走了,有缘会再见的,源氏。” 

“等等。” 

麦克雷刚打算离开,闻声停下了脚步,看着伸出手扯住他袖子的男孩。 

“你明天……还有时间么?” 

“怎么了?” 

“中国和俄罗斯……我还想听。” 

他看着男孩,男孩也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没多久后牛仔实在憋不住了,爆发出一阵没心没肺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好像个小朋友啊你。”他几乎要捂住肚子一屁股坐在地上,“错了,我错了,别故意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哈哈哈哈,死鱼眼可不适合你。” 

“你的答案。”源氏的话言简意赅。 

“好好,放心,我会来的,会准备好全新的故事。” 

他这么承诺后,源氏脸上的不快才没那么明显。 

“那明天见。” 

“明天见。” 

“一定要来。” 

“好好,一定来。” 




杰西.麦克雷抱着特意买到手的地图和旅游指南回到暂居的旅馆时,就看见他的长官兼师父满脸都是要杀人的凶狠。 

“莱耶斯长官你挡我门了。”牛仔试着越过加布里尔.莱耶斯打开自己的门。 

“臭小子跑哪混去了?” 

“饶了我吧,就出去玩了会儿而已,今天不是说给放假的么?” 

莱耶斯哼了一声,朝着徒弟就是一脚,“那么我是允许你半夜才回来了?麦克雷,别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脏活的。” 

“知道,我知道,”躲开那一脚的杰西.麦克雷锲而不舍地再次试着开门,“行了师父,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我错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 

“那个,我上来的时候碰到了从总部来的特工,说捎来了一封给您的加急信,猜是谁写的?” 

莱耶斯挑了挑眉。 

“看来莫里森长官有急事要交代呢。” 

“……呵,你以为我会信你?” 

牛仔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该死……”莱耶斯一拳砸在墙上,转身向旅馆大门走去,“等会儿我回来再找你算账。” 

麦克雷看他消失在楼梯拐角,打开门钻进房里后直接上了锁,然后他吹了声口哨。 

“真是百试百灵的小谎话。” 




牛仔本来是打算至少在莱耶斯回来骂人前先洗个澡的,不过直到他做完了计划的所有事,甚至收拾好了地图和书,也没等到他的师父前来兴师问罪,牛仔不由得感到有些奇怪,他偷偷把门推开了一条缝,无声无息地探出去,溜向莱耶斯的房间。 

还没完全到达目的地前,牛仔就发现了不对劲,从他的长官的房里传出了一股自己非常非常熟悉的气味。 

只要杀过人或是到达过杀人地点的人都能辨识出这种味道。 

血的味道。 

大量的血,浓稠又黏腻。 

杰西.麦克雷下意识把手摁在了腰间的左轮手枪上,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无论发生什么都有脱身的余地后,猛地踢开了门,紧接着牛仔低下身就是一个战术翻滚,直接潜入了房间里,房里一片昏暗,似乎早有人蓄意弄坏了这个房间的电闸。 

有东西袭来了,夹带着刺耳的破风声,牛仔匆忙后退,堪堪避过那个直往他脸上招呼的凶器,可还是受了伤,脸颊被擦破出了一道细长的伤痕,火辣辣的发疼。 

是刀子么? 

不,比起刀子,这受伤的感觉更让牛仔想起某次因为顽劣被教训的经历。 

第二次袭击到了,以快得叫人发指的速度,麦克雷浑身发冷,他听见了黑暗里突兀响起的,击打弹匣的声音。 

“师父!”牛仔在千钧一发之际猛地发出低吼。 

风声停了,一切重新回到寂静的状态,甚至连呼吸都微不可闻。 

一会儿后另一个声音响起。 

“杰西.麦克雷?” 




牛仔长呼一口气,他不免有种死里逃生后的眩晕感。 

“长官,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该死,除了你,没有其他人了么?” 

“没有了,反正之前我进来的时候没有。” 

加布里尔.莱耶斯沉思了会儿,忽然出手勒住了他的牛仔徒弟的咽喉。 

“你这个混账小子!他妈的居然又拿莫里森那个混账来耍我!” 

“等等!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个么!” 




“你的意思是说,你本来回房间想拿些东西,结果有人埋伏在这儿想要杀你?”麦克雷边用手揉着脖子上的红印,边发出倒抽冷气的嘶嘶声。 

“对,在我之前,还有其他特工来过,但那家伙都没下杀手,这证明他的目标很明确,应该是我们要处理的某个黑道家族出的手。”莱耶斯说,“我本来是想要拿下活的,不过那家伙很有点本事,我只好杀了他,所以才会藏在这里,如果他有同伙来确定我的死亡的话,我下手就有了先机。” 

“尸体在哪里?” 

“地上,你带了打火机的话可以去看看。” 

“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牛仔顺着血腥味靠近尸体,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 

“不好说,一个奇怪的家伙。” 

他蹲了下去。 

“明明是个人类,却又像个智械……” 

摁下了打火机的按钮。 




怪异的男孩。 

即使没有穿卫衣,牛仔裤以及运动鞋,没有把卫衣的兜帽扣在脑袋上,也不妨碍牛仔认出包裹着他全身的银灰色铁甲。 

明明是早上还见过的家伙。 

一起聊了尼亚加拉瀑布,聊了欧洲,聊了加拿大,聊了黄石公园。 

火机摔在血泊里,杰西.麦克雷的双手抖个不停,几乎没法再次捡起火机,但当他在微弱的火光下打开那副面甲时,他真的暂且没法再捡起火机了。 

“麦克雷?”徒弟两次弄掉手上的东西的异状终于引起了莱耶斯的注意。 

可是麦克雷没有搭理他,他只是盯着一双熟悉的,曾经熠熠生辉的浅灰色双眼看。 

那双眼现在空洞又涣散。 




“源……源……” 

麦克雷叫出那个名字。 

“源氏。”




TBC.

November
22
2016
 
评论(2)
热度(36)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