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OW】【R76】午夜怪谈·蝙蝠与南瓜(下)

传送门:   




——————————————————




                                           『午夜怪谈·蝙蝠与南瓜』




加布里尔.莱耶斯在清晨离去。 

他迈出大门,却就停在那儿,扶着门框,回头看向吸血伯爵。 

伯爵只向他笑了笑。 

他们之前已经道过别,互相说了保重之类的话,无论是哪一方,都不愿意重复地说了再说,搞得黏腻得像两个要搬家的小女孩。 

杰克.莫里森在等着莱耶斯迈开步子,可他迟迟也没有等到,男人一动不动,只是看着自己,他的目光凝滞之久,仿佛时间在这幢古堡里停了下来。 

“加比?” 

“啊,没什么,只是想起有话漏了说。” 

莱耶斯咧嘴露出了一个侵略者般的笑,那让吸血伯爵忍不住回想起初见他时的一切。 

骄傲又强大的笑。 

“不久后见,杰克。” 

“这是个约定,谁要是违约的话就是小狗,”他又说,“五年后我一定要见到你,明白了么?” 

莫里森呆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最后他垂下头,忍不住发出低沉的轻笑,“我明白了,我答应你。” 




“好,再见。”




只要说了再见,就必然能再见。加布里埃尔.莱耶斯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他从前就是这样,只要他说过,立下过约定,就一定能做到,无论是学马术学枪法,还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军官。 

直到他收到那张来自教堂的,号召所有人类共同驱逐异族的纸条。 

吸血伯爵的预感是对的。 

多达十万的异族猎人聚集在梵蒂冈圣彼得大教堂下,他们穿着方便作战的神袍,扛着洒上了圣水的冷兵器,把十字架纹在颈侧,向所有陆地上的异族——吸血鬼也好,女巫也好,狼人也好,发出彻底的清剿。 




十八世纪末,圣战打响。 




加布理埃尔.莱耶斯捏着那张纸条,他坐在自己床沿,动也不动,活像是一具石雕,就那么坐着,从清晨到深夜。 

然后莱耶斯松开了手,起身走下楼,他要去找他的大马,到东海岸的码头订一张最快能回到故土的船票。 

纸条落在地面,男人捏过的地方枯叶一般破碎。 




深夜。 

雨倾盆而下。 

高山上一片泥泞,安吉拉.齐格勒正从山间的松叶林中穿过,她必须尽早找到她的旧友——吸血伯爵杰克.莫里森,她有十足的把握用自己神秘的巫术把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救出来。 

女巫不断前行,锋利的松叶划伤了她的脸庞,雨水濡湿了她金子般的发,可她依然不能停下脚步,就在她的脸上要再添一道长疤痕时,一只手为她挡开了那些障碍物。 

“法拉……?”女巫回头看着跟在她身后的人。 

黑发的女人也低头凝视她,一言不发。 

“谢谢。”最终女巫笑了笑,抬手抚过她的脸。 




接近古堡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安吉拉终于是到达了古堡附近的田梗上,她借着麦穗的遮挡观察四周的状况,女巫的眼中映出不远处聚在必经之路上的一群圣徒,以及一个骑着高大的黑马,穿戴颇有骑士风格的男人,她确定这个男人没有佩戴十字架,他的周身也没有任何跟基督教有关系的饰物。 

一个普通的人类,站在只属于异族和圣徒的战场中。 

女巫愣了,有些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你这家伙,怎么回事?”圣徒伸出手去推他的马,“不是交代过镇长封路了么?” 

“可是我的一位家人在这附近走失了,我很担心,想亲自去找。”男人回道。 

“不可以,此路不通,如果发现了无关人士,我们会带出来的。” 

“为什么?” 

“真是废话,没看到我们身上的神袍么?”圣徒推搡得更厉害了,“清剿异族的事,你这家伙可没资格打扰。” 

“可是……” 

“啰嗦,”圣徒的匕首在男人颈上比划,“再吵的话就把你算做异族帮凶一起清理了。” 

“好吧,那请问,你们到底是清剿哪个异族呢?” 

安吉拉.齐格勒确信自己没有弄错,男人看着那些因为是普通人而放松警惕的圣徒们的时候,垂下的眼里满都是居高临下。 

“吸血伯爵,”圣徒洋洋自得,“杰克.莫里森。”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男人座下的大马忽然高高跃起,冲散了十几名圣徒,然后他的那匹好马以最快的速度——一种令人无法置信的速度,飞驰向古堡。 

“那家伙!怎么回事!”刚才回答男人的圣徒扯出牛皮袋子里雕有大天使的箭矢,对准了男人的心窝。 

可是他却没能松开拉弓的手。 

短刀插在他的额上,圣徒的双眼瞪得活像要流出眼白来,他看看百米外男人回身甩刀时还停在半空中的手,再翻着瞳孔努力地想看看结束自己生命的东西,最后重物落地般摔倒下去。 

传信炮立即被点燃,红色的烟雾升上半空。 




“和我设想的一样……法拉,能看得到远一点的地方么?那里还有圣徒在吧。” 

被称为法拉的女人垂下头,算是默认。 

“与杰克那样的大吸血鬼作战,不可能只用上不了台面的小教徒,异族猎人们一定是关卡一样层层围住整个古堡的,而且,越靠近古堡的位置,安插的人会越强。”女巫轻声说道,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在告诉身后的人,“可是那个人类,他想干什么?刚才在突破后他重新调整了马鞍上的刀具位置,证明这家伙已经猜出了教堂的安排……他在硬闯古堡的包围圈,这是……什么意思……” 

法拉抬起头,目光跟随着男人和他的马,女巫或许没那么强大的视力,但作为异族的她有。 

男人冲入刚因为注意到烟雾而抬起武器的圣徒的监视范围时,一手撑住大马的颈,靠着臂力跃起,稳稳蹲在了马鞍上,然后从长袍里抽出了两把霰弹枪。 

在接近圣徒,以及冷兵器割裂空气袭来的一瞬间,男人猛地向后弯下腰,呈弓型的上半身让他躲过了致命的攻击。 

而枪孔贴近了圣徒们的脑袋。 




“他过不去的,”安吉拉.齐格勒下了定论,“异族猎人是与吸血鬼和狼人们作战的军团,他们已经算是超越人类接近怪物的存在了,那个人怎么可能……” 

“不。” 

法拉否定了她。 

“他冲破了,第二层。” 

“怎么……”女巫漂亮的瞳孔紧缩,“怎么……可能?” 

“但手臂被划下了很长的伤。”法拉补充道。 

大概是隔了半分钟这样,女巫也没有精准地计算过时间,法拉再次开口,“第三层也冲破了,这次整个左臂都被砍了下来。” 

女巫不再说话了。 

而法拉还在宣告着男人的胜果,以及距离死亡更近一步的事实。 

“第四层,腹部重伤。” 

“第五层,颈侧被割开。” 

在时隔越来越久的宣告间,沉默冗长而死寂。 




当安吉拉找到倒在地上满身伤痕的男人和一旁已经被剖开肚子的大马时,粘稠的鲜血沾湿了她的长靴。 

那男人意识到有意外之客到来,于是努力地想要看清她,接着他笑了笑,“……女巫?居然会在这出现女巫……” 

明明每说几个字后,就会有大股的血液从嘴角溢出,声音也带有铁匠的鼓风机那样破碎又尖利的杂音,可他还是笑,露出那种要强的笑。 

“为什么圣徒们没有处理你呢?”尽管知道不合时宜,安吉拉还是忍不住问他。 

“他们不在乎普通人,也不在乎死去的同伴,他们只认为那是提前去拜访上帝了,一群疯子。” 

“你也挺疯的。”女巫由衷地感慨。 

“嘁……我听说女巫常会与人做交易,拿走灵魂,实现任何一个愿望,是么?” 

“很遗憾,不是,很多事我办不到。”安吉拉摇摇头,又说,“但针对你的现状,我想我可以让你起死回生,不过不是把你重新弄成一个大活人,而是……唔……把你改造成类似于异族的东西。” 

“呵,哈哈……哈哈哈……原来女巫是干这事的。” 

“并不是所有女巫都会……算了。” 

“好吧……好吧。”他说,“拿走你想拿走的东西,做你能做到的事吧。” 

安吉拉蹲下来,她伸出手,细软的指尖抚过男人的眼睑和颈侧。 

“可是这儿有许多致命伤,脑袋已经不能用了……” 

“那正好,我也不希望让某个家伙看出我的身份,知道我成了个异族。今天是万圣节不是么?用南瓜吧,附近就能找到,那种装糖用的南瓜。” 

“好,”女巫点点头,“那么作为交换,我问你一个问题,请务必如实回答。” 

“问吧。” 

“你是知道这么硬闯古堡是会死的,无论目的是什么,你都不可能冲过这些圣徒们的防线,为什么就是不肯停下呢?” 

男人转了转眼睛,目光从女巫移到夜空上,他已经感到有些窒息了,只要呼吸管道里有空气流动,内脏就会跟着发出一阵接一阵的绞痛。 

过了许久许久,久到安吉拉怀疑他是不是死了的时候,男人开口了。 

“我跟……一个家伙……约好了……” 

不仅开口了,还发出微弱的轻笑。 

“约好了……必将再见……” 




凌晨,古堡附近,五点十五分。  

夜空的一角出现了若隐若现的朦胧的灰色。  

吸血伯爵在长达整个白昼的潜伏和接近七个小时的战斗后,终于还是落了下风。尽管四周铺满了穿神袍的尸体,圣徒们依然像浪潮般不断地涌上来,杰克.莫里森知道,一旦阳光从山间渗出,一切就没有翻盘的可能了。  

他将与无数被处决的异族一样,死在自己居住了上千年的土地上,阳光会把他溶成灰烬,仅仅半天后,再没谁能分清哪些是尘土,哪些是自己。  

莫里森最后放弃了求生,在银铸的巨锤与刀剑袭来时,他不再举起手里的武器去格挡。  

其实没什么可遗憾的,毕竟也活了这么长,经历了这么多的事,只是忽然觉得难过,他想,那拉美男人再也找不到自己了,他失约了。  

包裹着高速挥动的武器的风声越来越近,伯爵安静地伫立着,就在他几乎能想象出自己下一刻的模样时,枪声响了。  

被夜色所掩藏,无声无息潜入冲上来的圣徒间的黑雾散开,黑雾里裹着的家伙旋转着,像在跳一曲简易却依然优雅的华尔兹,旋转着旋转着,他手上的霰弹枪也旋转着,把那整整一圈来不及防备的圣徒的脑袋瓜子轰出了花。  

活像死神降临。  

直到他停下杀戮时,莫里森才有机会打量他,穿着庄严的骑士装,脑袋却是滑稽的万圣节南瓜雕刻的家伙。  

他站在原地,用那双被雕刻出的,燃烧有幽焰的双眼看着吸血伯爵。  




秩序井然的基督徒们立即组成铁通般的包围圈,过于忽然的变数需要得到更高层的指示,他们既不轻易上前,但也决不允许猎物们离开,一切都静悄悄的,就连南瓜头先生也一言不发。  

“请问你是哪位?”杰克.莫里森在叫人无法忍受的沉默中开口,“我并不认识你,请问……”  

那位先生没有回答他的话,他仅仅是趁这或许只足够抽一根草烟的功夫走近了吸血伯爵,然后他解开身上长到脚裸的黑色外衣,抬手披在莫里森身上。 

“在阳光露出后还能撑一会儿。”  

他的声音沙哑又怪异,像有沙石搁在喉管里,但却让莫里森莫名地觉得熟悉。  

“你……”  

“我会救你出去的,吸血鬼,而你要活下去,这是个约定。”男人从牛皮腰带上又取出了两把枪,挡在伯爵身前。  

伯爵这才发现,那上边挂了一时数不清的霰弹枪,仿佛这家伙本身就是为了战死而来。  

“等等,这到底……”  

“不要违约啊。”  

他说完那句话后,便向着再度海潮那般涌来的武器迎了上去。  




所幸的是最后吸血伯爵和南瓜头的骑士还是逃出生天了,他们都伤得不轻,藏在高山上广阔的森林里,鲜血像稀释的麦芽糖一样滴滴答答地落下。 

“实在是很感谢你,能告诉我你的来历么?”莫里森掂量着问他。  

“你之后打算怎么办?”可男人却岔开了话题。  

“打算找个渡洋的大船藏着,暂且先到东方避难吧。”他不甘地又问,“你叫什么?”  

“别问了,不要再问了。”  

男人打了个响指,踢踢踏踏的马蹄声传来,那应该是无头骑士的马,一匹散发着死亡气息的,吐着蓝色幽焰的黑色大马。  

他翻身上马,目光在吸血伯爵身上停留了许久,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与大马一起绝尘而去,而伯爵停留在原地,看着泥土里留下的蹄印,从清晨直到傍晚。  

那之后吸血伯爵再没见到过那个脑袋被滑稽的南瓜替代的骑士先生,也再没见到过他的加比,他的拉美男人。  

再也没有。  











那是不可能的。  




三个月后的某个冬夜,无头骑士找到了隐居在东方山间的吸血伯爵。  

“衣服很合适,”骑士在他暗红色的新军装上摸个不停,隔着布料蹭蹭腰再蹭蹭胸,“看起来像个走颓废流的退役老兵。”  

“谢谢夸奖,我从熟人那儿借来的。”莫里森在那只手上狠狠揪了一把。  

男人盯着吸血伯爵看了好一会儿,忽然蛮横地抽出藏在腰间的枪顶在莫里森额上,“嗨吸血鬼,我可救了你,所以你必须答应我任何一个条件,比如跟我结婚。”  

“你真直接,这是什么墨西哥风格的求婚方式么?”  

吸血鬼显得毫不惊讶,这多少让南瓜头先生一时间有些搞不懂状况。  

“给我放下枪,加布里尔.莱耶斯。”  

伯爵把尖牙磨得咯吱咯吱响。  

“你知道……?”加布理尔.莱耶斯不敢置信。  

“放下枪。”  

莱耶斯立马把枪收回了牛皮袋里,甚至主动把皮袋扯出来上交给了吸血伯爵。  

“你来我家里混了二十多年,你肩宽是多少英寸,解扣子的时候有什么小动作我都知道,”吸血伯爵从他的手上收过霰弹枪,“我就算一下子想不明白,还能永远被蒙住么?”  

莱耶斯沉默了,这些貌似很有歧义的话和伯爵说话时垂下的眼睫让他觉得下腹紧了紧。  

“你当初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名字?”伯爵质问他。  

“因为去找这个了。”莱耶斯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天鹅绒小盒子,举在莫里森的眼前打开。  

那里头是一枚镀银的戒指,装饰着指甲盖大小的钻石,在夜里散出莹亮的光。  

“是买的,用我的家产。”莱耶斯不忘补上它的来头,他有些犹豫地问道,“你愿意么?”  

语调像是教堂里为新人主持的神父。  

杰克.莫里森傻了,他完全没想到莱耶斯会特意带来这东西,于是脑子一片空白,情绪反而苏醒过来,沸腾个不停——刚想明白南瓜脑袋先生的身份时的情绪。  

吸血伯爵忽然想笑,却又喉咙干涩得想放声大哭。  

莫里森回忆起那个凌晨的加布里尔.莱耶斯,无头骑士脖子上整齐的断口,灰白的天色撒落在挡在自己跟前的家伙周身,他坚硬得像堵城墙。  

还想要拥抱他,再把他痛骂一顿。  

想要拥抱他。  

想要拥抱他……  

杰克.莫里森真的这么做了,他伸出手,搂住了无头骑士,那是个几乎勒得骑士先生有些无法呼吸的拥抱,最后吸血伯爵开口。  

“你这个犯蠢的疯子。”  




白昼将至。



END.


终于写完了,字数爆炸得飞起,啪啪啪啪啪【三胖鼓掌.gif

感谢看完了的各位看官大爷,多多留言啦_(:з)∠)_下章双飞

November
18
2016
 
评论(13)
热度(123)
  1. LEON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