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OW】【r76】午夜怪谈·蝙蝠与南瓜(中)

#ooc严重,bug严重,其实性格是按自己理解的老兵的性格和年轻时候的莱耶斯的性格写的,嘛……#

#上次说两发完结r76篇,然而一不小心就爆字数了,大概下章能完结吧,大概……好绝望……【趴#


——————————————


                         『午夜怪谈·蝙蝠与南瓜』




万圣节祝福,还是“杰克”这个昵称,该从这两个之中的哪个取笑起,莫里森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来,于是最后他只能嗤笑道,“你还真有意思。” 

“多谢夸奖。”莱耶斯边敷衍地回答,边自顾自地取了刀叉割开盘中鸭肉送进嘴里,他嚼了几口,想起什么似的抬头,“你吃过了么?” 

“没有,”杰克.莫里森把莱耶斯的礼物握在手里反复打量,“袍子我懂,不过为什么送我另外两样?” 

“冬天快到了,被子给你垫在棺材里保暖,免得睡着时冻着,火枪是用来防身的,我也不知道该送你什么,就随便买了。” 

“可保暖和防身吸血鬼哪样都不需要,而且你的话听起来像在浪费,其实没什么必要买的,我觉得……浪费可不太好。” 

“你活像个老妈子,杰克。”莱耶斯哼哧哼哧着皱眉,“比起思考礼物实用性那种无聊又打击我的事,万圣节共进晚餐更重要吧。” 

“我不吃人类的食物。”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闻言眯了眯眼,他起身从吸血伯爵的玻璃柜里取了几个高脚杯,接着在杰克.莫里森有些不解的目光下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在手背上割开了一道长而深的刀口,又垂下小臂使得成股涌出的鲜血能落在杯子里。 

“你……!”莫里森几乎是从椅子上弹起来的。 

“嗯,怎么了?有必要这么吃惊么?”直到杯子里盛满了血液,莱耶斯依然顶着那副无所谓的模样给自己进行了包扎,最后他把杯子推向莫里森,骄傲地笑了笑,“请慢用。” 




很多很多年后,杰克.莫里森也仍旧能记得那个晚上,或是说,无论历经了多漫长的岁月,他都会一直记下去,记得高脚杯里的血液的味道,拉美男孩棕褐色的眼里的光,以及他喝了红酒后醉醺醺的味道,和饱餐后的两人谈天说地时的每一句话。 

还有某种很微妙的情绪,在那双小麦色的手把杯子推过来时开始发酵。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最后在古堡里睡去,分明只是个人类孩子的家伙,却没有对吸血伯爵表现出任何的防备与戒心,直到第二天的清晨离开古堡时,他向莫里森挥了挥手,然后他说。 

不久后见,杰克。 




莱耶斯真的履行了他自己的话,拉美裔人类第三次拜访古堡在暮冬,这一次吸血伯爵不再问他为何而来。 

而第四次是在半年后的盛夏,这一次吸血伯爵特意载了一株粗大的红枫,为了他更加高大的马能系稳。 

第五次则是在又一个万圣节,这一次吸血伯爵不再下去接他,而是敞开了古堡的大门,等待加布里埃尔.莱耶斯自己进来,就像挚友前来拜访一般随意。 

第六次第七次第八次第九次……直到莫里森都记不清是第多少次。 

他来得越来越频繁,从一年两三次到半年两三次直至每个月他都会来看望这位孤寡的吸血鬼。 

有什么东西一直在改变着,比如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日渐高大的身体,日渐硬朗的轮廓,在下巴长了一圈的短须,比如他们聊的话从虚泛的贵族礼仪和宇宙定论到自己与对方的过往,比如吸血伯爵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养成了在每个节日夜铺设好桌面的习惯,比如很多很多。可又有什么东西是不变的,吸血鬼伯爵与拉美男人依然会在夜里共进晚餐,然后说许多许多的话。 

等到杰克.莫里森反应过来时,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正值四十岁的生日。 




“杰克?”男人拍了拍莫里森的脸,“快吹蜡烛啊,你在想什么?” 

莫里森恍然被从自己的世界里扯出来,然后他听话地把提拉米苏蛋糕上插着的四根蜡烛吹灭。 

“到底怎么了?你今天经常走神。”莱耶斯边用刀叉分下一份蛋糕,边盯着吸血鬼伯爵问道。 

“没什么,就是忽然觉得时间过得快了些。” 

“怎么说?” 

“我认识加比你,也有快二十年的时间了吧。” 

“好像是……怎么?”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满不在乎地咀嚼蛋糕,“秋天还没到,不要对时光流逝这样虚无的概念多愁善感啊老家伙,你还是个吸血鬼呢。” 

“什么多愁善感,我只是……” 
剩下的话卡在莫里森的喉间,他的心里莫名其妙乱成一团,说不清是因为自己这个吸血鬼忽然意识到拉美男人成长得太迅速还是时间流动得太快,半天后吸血伯爵只是长呼了一口气,问道,“什么时候动身?” 




这家伙就要走了,这是他上次来时告诉自己的,加布里埃尔家族是世代从军的军爵世家,而这一代的年轻人也照样极其优秀,加布里埃尔.莱耶斯将军作为军队里首领一般的存在,需要前往英吉利帝国进行深造。 

总之就是要去很远的地方,很长一段时间没法再见了。 

莱耶斯邀请过他同往,说是担心孤寡老人没人来探望会不会在这座古堡里孤独死了,不过被莫里森拒绝了,他毕竟还是舍不得这片待了上千年的土地。 




“后天吧。” 

“那什么时候回来,能确定了么?” 

“前阵子去问了,一切都顺利的话就是三到五年。”莱耶斯勾起嘴角,语调里有着难以捕捉的笑意,“你还真舍不得我,杰克。” 

莫里森不置可否。 

“既然舍不得,要不要来个绅士间的告别吻。”莱耶斯把脸凑过去。 

然后就被吸血伯爵推开了。 

“没谁舍不得,别自大了。你这臭小鬼走了最好,省得我的古堡和棺材时不时就被搞得乱七八糟,你要是在这儿待到深夜住下来,我还得给你讲什么睡前故事,以前可没这种麻烦……” 




忽如起来的爆炸声打断了莫里森的话,吸血伯爵湖蓝如宝石,深处却有着若隐若现的猩红色的瞳孔忽然紧缩。 

就在同一刻,拉美男人和他猛地站起来,动作之大甚至撞翻了刚才坐着的靠背椅。 




古堡晃了晃。 

接着又是爆炸声,接二连三,这其中还参杂着尖锐的叫骂。 

“圣职者?”莱耶斯从腰带上抽出他的霾弹枪。 

“不是圣职者,担任异族猎人的圣职者都是具有能与吸血鬼和女巫一战的力量的,不会蠢到大晚上来炸古堡。” 

“那是……?” 

“普通的人类农民。”吸血伯爵径直走到窗台前,将很多年前拉美男人送他的长筒火枪架在枪架上,“吓一吓就能吓走了。” 




然后莱耶斯看见了吸血伯爵的双眼在一瞬间失去了所有接近蓝的颜色,只剩下完全的红,充斥了整个瞳孔。 

吸血鬼的异能。 

杰克.莫里森扣下了板机,子弹从枪筒中挟着滚烫的空气和火星射出。 

“别躲。”吸血伯爵的声音低沉。 

普通人类所无法置信的事发生了。 

“我看到你们了。” 

火枪没有进行任何的瞄准,子弹却划出了接近奇迹的大幅度弧线,它们向着四处散开,如同猎鹰般精准,却比猎鹰的速度更甚千百倍地向着不同的人袭去。 

最后纷纷擦过前来挑衅的人类们的发丝或是衣袖,沒进在他们周围的土地里。 

穿着粗布短袍,拎着土炸弹的农民们发出惊慌失措的惊叫,他们扔下肩上的锄头,乱哄哄地往大路上跑去。 




“没有一发子弹是真的打中谁的,”莱耶斯站在后边轻声说,“老家伙,你还真是……” 

“我即使杀了他们也没用,不是么?”吸血伯爵转回身子。 

然后他有些傻了。 

拉美男人看着自己,以一种罕见的,仿佛其中的温柔要满溢而出的表情,他的双眼弯起来,在昏黄的光下由原本的棕褐色被染成了琥珀般的色泽,嘴角也若有若无的勾着。 

“……有什么好笑的么?” 

莫里森没看他,而是俯身把倒下的凳子扶正,吸血伯爵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血还是有点温度的,要不然为什么耳朵根那儿会发烫? 

“笑?”莱耶斯呆了,抬手揉了一下两腮,“有在笑么?” 

像是发现了什么,需要欲盖弥彰似的,莱耶斯换回平日里的表情,“哪里有笑了。” 

“没笑就没笑吧,用不着摆出那种表情,我又没欠你钱。”莫里森窝回靠背椅里,“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我还真是……?” 

“没什么,随便说说的。” 

拉美男人靠在窗台上,转头看向古堡外阴森诡异的枯树林。 




“真是个老妈子一样的家伙……” 




如同告白般轻声的低语从拉美男人嘴里溢出,最后散在微凉的夜风中,那声音太低,使得吸血伯爵能听见他的嘀咕,却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你说什么?”杰克.莫里森问他。 

“没什么,不是说了没什么么?” 

莱耶斯故作凶恶地咬牙切齿,却看见莫里森盯了自己好一会儿后慢慢垂下眼去。 

“杰克……你生气了?” 

“嗯?没有,我只是在想一些事……”莫里森垂下整条手臂,用尖长的指甲敲打金丝木制成的椅子腿,“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有些不好的预感。” 

“因为人类对异族越发恶劣的态度?” 

“嗯。” 

“杰克,你是觉得总有一天人类和异族间的战争会彻底爆发么?” 

“不是总有一天。”吸血伯爵长呼出一口气。“而是很近了。” 

莱耶斯直直凝视着他那双被眼睫投下的阴影覆盖住的蓝眸,最后嗤的一声笑出来。 

“别想那些了,”他腿一弯落进挨着莫里森的另一个靠背椅里,“今早训练过度,我有点累了,打算就在这儿睡到天亮,所以来讲睡前故事吧。” 

“今天不是你生日么?不回家的话不要紧?” 

“没事,没人敢查我的房。”莱耶斯挥挥手,“比起这个,你上次说到哪儿了,对,两百多年前你在北欧遇见了一个有趣的旅人?” 

“啊,是那样的。”莫里森边想边说,“之后那个旅人……”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是什么时候靠着椅子睡着的,莫里森没能注意到,总之等他发觉时,男人已经步入了梦乡。 

吸血伯爵侧过头去看男人。 

他确实很累,睡得很沉,眼睛下有明显的乌青色,甚至呼吸都带着小小的呼噜声。 

伯爵心里有些堵,他忍不住去试想人类的军队训练时是怎样的,会不会太超负荷了,然后他起身,想去为莱耶斯拿一床棉被,可是却在不经意间撞着了两把椅子挨在一起的部位,于是失去重心的莱耶斯整个身体滑下来,落在了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的莫里森的大腿上。 

吸血伯爵生平第一次遇见这种事,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发现拉美男人因为睡眠质量太好,奇迹地没有被惊醒。 

犹豫了很久后,伯爵轻声地笑了,他伸出手,沿着男人深邃的五官与轮廓慢慢抚过,最后停在加布里埃尔.莱耶斯的肩上,轻缓地拍打。 

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洒落,在吸血鬼苍白的肌肤上绘出浅浅的阴影,那些阴影显得他那么温柔。 




温柔得像是哄着工作归来的丈夫入睡的妻子。




tbc.

October
28
2016
 
评论(2)
热度(74)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