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OW】【r76】午夜怪谈·蝙蝠与南瓜

#万圣节皮肤衍生# 

#故事发生点位于千年圣战,即人类清剿吸血鬼一战的前三十年左右# 

#二设多,莫里森皮肤有修改,改成红袍黑披风,即标准吸血伯爵装扮,真.皮肤军装后期有提及# 

#分三部分写,r76章,双飞章,藏源藏章,现在是r76时间,不过本章将有微量双飞组# 


——————————————————————

无头骑士游荡在夜色里,骑着他喷出幽焰的大马,他将去往与吸血伯爵约定好的枯树下,蝙蝠在夜色中拍打双翅;行走于高山上的女巫拥抱爱人,怀里的冰冷却昭示着埃及的苍鹰再不能飞翔的事实;从东洋来的恶鬼腰间挂着瓷瓶,他说那是他的手足,他将穿过青山与河流,寻找一个埋葬自己与爱人的土地。




                             『午夜怪谈·蝙蝠与南瓜』




杰克.莫里森一如既往被蝙蝠群扑打翅膀发出的窸窣声吵醒,这证明属于他的,属于吸血家族的黑夜开始降临,该死的太阳将沉入山谷,由明月取而代之。 

不过今天多了些杂音,马蹄声,栏杆被冲破时倒落的响声,以及一个低低的咒骂声,莫里森立即明白过来,有人闯入了这个古堡。 

一个不怕死的人。 

吸血伯爵收起脊背上的蝠翼,推开厚重的棺材板,他从铸有纯金十字架的棺材里踏出,径直走向窗前。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孩子。 

莫里森有些不敢置信,他知道他的古堡在人类里算是极富盛名的恐怖地,这得益于他在吸血家族中有头有脸的地位,总而言之,平日里不管是多么勇猛的神职者都鲜少会在白天踏入这座古堡,何况是夜里,且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那是个穿着一身黑色短袍,用黑色兜帽遮住小半张脸的孩子,他是拉美裔人,这点可以从那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看出,除此之外,他还牵着一匹高大的黑马,马鞍上插着裹牛皮刀鞘的短刀。 

现在,这个半大的孩子正踩着围在古堡栏杆上的荆棘,像是嫌它们碍事那样用匕首一根根割裂,他甚至没有半点侵略者的自觉,也不知道偷偷摸摸一些,一副理所当然却又很不爽的样子。 

莫里森危险地半眯起双眼。 

大概是感受到了从高处投来的目光,孩子猛地抬起头。 

接着他咧嘴露出了一个完美契合他侵略者身份的笑。 




“嘿,我说,你为什么不下来呢?” 




结果莫里森真的下来了,他站在拉美孩子的身旁,脸色像是要吃人。 

“你最好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小鬼。”莫里森看着依然在和藤蔓较劲的男孩,“我怕我控制不住我的脾气,而你,则会变成挂在古堡上面警示你们人类别做出像你一样的蠢事的干尸。” 

“叫谁小鬼呢,老鬼,”男孩挥动匕首,一拉一扯,藤蔓又掉下几根,“加布里埃尔.莱耶斯,今年十六,来自附近的一个小镇,你们吸血鬼都是老古董,应该很在意礼节吧,我可自报家门了啊。” 

杰克.莫里森因为前面那句“老鬼”产生的火气又微妙地被后面那句话给灭了下去,他不知道这个小鬼是真的大胆还是少了根筋,不过自己确实做不到真的把一个只是言语不合的孩子抽成干尸就是了。 

“……杰克.莫里森,吸血鬼。” 

最后吸血伯爵选择了妥协。 

“好,我知道了,那你带路吧,带我逛一下你的古堡。”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我跟朋友打赌,赌注是恐怖吸血鬼古堡一日游,我输了,所以我得来,哦对了,顺便练练我的马,”男孩指了指他系在栏杆上的马,接着把手揣回短袍的兜里,“我就进去一会儿,不耽误你的。” 

“滚。” 

莫里森留下最后一个字后,转身走回古堡里。 

接着他的手就被加布里埃尔死死拉住了。 

男孩的手相对于吸血鬼来说是滚烫的,要灼伤人一般的温度顺着相贴的皮肤流入身体里,一时间莫里森颤了颤,有些不知所措。 

“你刚起床还用餐吧?”莱耶斯解开了用布绳系紧的领口,“呢,別真吸成干尸就好。” 

“……” 

真是被牵着鼻子走。 

杰克.莫里森气得一把扼住他的脖子,凑过去张口就对着莱耶斯的颈侧咬下去,腥甜的血液流入口腔,再顺着喉咙流下去,填充着吸血伯爵空荡荡的胃。 

而莱耶斯只在他的尖牙刺进血管的那一刻抽了口冷气,之后便像个没事人一样明明正被吸食着血液还东张西望。 

幸好这十五六的孩子长得高大,自己只要稍稍垂下脑袋就能进食,否则看上去可能真要像在干什么糟糕的事情了。杰克.莫里森想。 

他抬眼从下往上打量加布里埃尔.莱耶斯,却正好对上那双神采奕奕的棕褐色眼瞳,于是莫里森威胁似地眯了眯眼,又狠狠把牙往血管里送了些,结果却没换来莱耶斯任何的痛呼。 

不怕疼的家伙。他又想。 




饱餐之后莫里森履行了自己与莱耶斯的交易。 

其实对于吸血鬼来说大可不必这样,拉美裔男孩的鲜血并不是什么难得的美食,莫里森完全能够暴揍他一顿再后扔回人类的城镇去。 

可是吸血伯爵还是拎着莱耶斯的衣领把他拖进了古堡。 

这令他自己都多少感到惊愕。 

为什么?因为这家伙不会轻易呼痛?还是因为他的无礼?或许是因为那双棕褐色眼睛里无法忽略的锋芒? 

就在莫里森靠着大理石柱子沉思时,莱耶斯则已经自顾自地开始兜兜转转,打量这又打量那了。 

说实话,这座古堡真没什么特别的,跟书里描述的吸血鬼城堡差不了多少,无非就是昏黄的灯,红色的羊绒地摊,一张方桌,一些矮凳,一个玻璃柜子,用来放置莫里森享用食物时使用的各种各样的高脚杯。甚至由于吸血伯爵杰克.莫里森是个实用派,这些东西还没小说和怪谈里的华丽。 

不过莱耶斯也打量得很随意,即使面对古堡里最贵重的镀金十字架烛台与鲨鱼油长烛也没发出惊叹,总之波澜不惊的。 

莫里森这才发觉,虽然这家伙言谈实在离绅士该有的谦逊差得非常远,但自己依旧不得不承认,他举手投足之间其实很有风度。 




“你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吧?” 

吸血伯爵忽然开口问道。 

“军官世家而已。”加布里埃尔.莱耶斯倒是大方地坦白,“我觉得算是普通人家,这没什么好说的。” 

“是么?”莫里森若有所思地走向大厅角落的天鹅绒靠背椅,窝在了里边。 

之后他再没有发问,只是目光一直跟随着拉美男孩的身影,直到看着他在自己的棺材前停留了整整将近一分钟的时间。 

“那是我的床,有什么好看的?” 

“……这里,只有你一个居住么?”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问了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不过莫里森也懒得去管这问话出于什么心情又有什么隐藏涵义,他只是垂下眼,权当回答一个小屁孩无心的疑问。 

“要不然呢?吸血鬼是独行动物。” 

莱耶斯愣了愣,转头去望莫里森,他像是从吸血伯爵被睫毛覆盖住的双眼里看出了什么,于是仿佛很不甘地抿紧薄唇,却又一言不发,只是对着棺材发了很久的呆,最后他转身走到无聊得用蹬马靴靴底有一下没一下敲打地面的莫里森身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 

“总算完成赌约了,多谢你,老兄,送送我?” 

“老兄?” 

吸血伯爵不爽地把黑色高领披风拉起来遮住了整张脸,然后对着拉美男孩挥了挥手,显然是在表达自己绝不送客且请他快滚的意思。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等了不短的时间,直到他确定这位伯爵大人确实不会搭理自己后不爽地撇了撇嘴,接着无奈地自行走出古堡。 

等到莫里森拉下披风踱步到窗口往外望时,视野里只剩下高大的黑马绝尘而去的身影,以及浑身被黑色包裹的男孩模糊的轮廓。 

他听到自己发出轻声的笑,缘由来自于一场不知为何令人无法排斥的奇遇。 

且算是奇遇吧。 




不过杰克.莫里森没料到,这场奇遇还没结束。 

他第二次见到加布里埃尔.莱耶斯是在六个月后的秋夜,万圣节。 

这个拉美人依旧穿着他的短袍,牵着他的大马,前来打扰这座白日里沉寂的古堡。 

“别跟我说你又打赌赌输了。”吸血伯爵靠着古堡的大门,一副还没睡醒的困倦模样。 

“你想得太多了,杰克.莫里森。”莱耶斯熟门熟路地把马绳系在一株阴森的枯树上,“我是来给孤寡老人送些东西的,听说最近自称有良心的人们都流行这么做。” 

“孤寡老人是指谁?”莫里森把尖牙磨得咯咯响。 

“这还用问么,”莱耶斯挑眉,满脸都是他一贯摆在面上的挑衅,“当然是欢乐的节日夜晚只能独自在自己城堡中感受秋风是多么萧瑟又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家伙。” 

“你可以回家了,乳臭未干的臭小子。” 

莫里森边说边抬手,就要把古堡的大门关起来,莱耶斯匆忙矮身钻进去,越过莫里森抢占了方桌旁藤椅的位置,然后他把大袋小袋的东西通通堆在桌上。 

一只烧鸭,一条厚厚的棉被,一把漂亮的雕花长筒火枪,一件缎子制作的长袍,做工精细。 

“这是……?” 

莱耶斯把烧鸭拉到自己那边,“这是我的。”接着他把其他三样东西推向莫里森的方向。 




“万圣节快乐,杰克。”




tbc.




莱耶斯还没变南瓜,不过下章大概就变了,估计两章内完成_(:з」∠)_

嗯……估计……

October
21
2016
 
评论(6)
热度(125)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