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OW】【R76】红与黑

#试着按心里想的把杰克.莫里森和加布里埃尔.莱耶斯的一生大致写出来#

#二设有,逻辑可能只有一点点#

#还有后续#

欧美风真的好难写感觉自己每个字都是难产哭唧唧qwwwwq总之再难看我也尽力了


——————————


故事是从一个夜里有着蝉鸣的夏日开始的。 

属于男人们的故事,或说,属于这个世界的故事。 

如果这两个家伙没有相遇,大概未必能肩并肩地,巨人一般相互依靠着把世界从深渊中拉回来。 

故而仿佛是命运女神的停驻。 




就像人们喜欢边吃爆米花边看的英雄片那样,一场让整个世界陷入危机的战争爆发了,乡下小子告别并拥抱了他的因为不舍而哭泣的父母,来到了大城市想要参军。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保护这个世界,保护那些因伤痛而恸哭的人们。 

他在军官和士卒们面前发表自己的想法,慷慨激昂。 

这个想法的发散只源于一个基点——人类可以取得智子危机的胜利。 

可是围在这个名叫杰克.莫里森的乡下小子周围的士兵们却甚至在他还没说完时便放声大笑,仿佛是听见什么愚蠢的笑话一样,那些声音里满是不把他当一回事的嘲弄。 

大腹便便的指挥官边努力憋住笑意边指着莫里森的脑门高声讥讽,“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一个乳臭未干的,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你恐怕连枪都是第一次摸吧,菜鸟要听话,少在这儿秀你吃奶时梦到的东西!”  

他的那口黄牙在莫里森视野里晃来晃去。 

哄笑声更大了。 

莫里森气得胸口上下起伏,那种被瞧不起的耻辱感让他忍不住要回嘴,可就在刚张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异样。 

有个人在看着自己。  

一道与其他人投来的讥讽完全不同的目光。 

像要从自己身上确认什么,或是要穿透自己的皮肤直看进心里去。  

莫里森循着感觉去找那道目光。  

然后他找见了。  

透过层层叠叠的人群,杰克.莫里森看到了那个盯着自己的家伙。  

男人懒散地翘着腿坐在角落的椅子上,嘴里衔着一支雪茄,除此之外,他穿着一件纯黑的T恤,黑色的兜帽罩在脑袋上,那应该是一个有着墨西哥血脉的人,五官立体如石灰的塑像,也拥有健康的深色皮肤,颧骨很高,眼眶有些下凹,望向自己的双眼深邃如涡旋。  




后来的很多年里,杰克.莫里森始终没能想明白,为什么那时的自己可以轻易从数百道目光中感受到其中特殊的某一道,精确地找到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 

这些都没有答案。 

或许只是因为有些人注定要相遇。 

就像注定要肩挨着肩披荆斩棘地前行,注定最终要分道扬镳那样。 

那些相伴着的生生死死,起起跌跌,注定像个笑话,像从高空坠落熄灭的烟花。 




可当时的莫里森并没有思考这些东西,他只是回应着男人的目光而已。 

于是四目相对,视线越过重重人群黏在一起。 




哄笑声,讥讽的话,甚至是若有若无的蝉鸣,一瞬间忽然全部远去,它们仿佛都不再重要,也不再能激起他的怒火与情绪。  

对于莫里森来说,注意力只应该集中在与自己相望着的男人身上。 

因为那个男人特别,且有些微妙,那双深得像涡旋般的双眼在告诉自己什么。 

那是莫里森此刻非常想明白的东西。 




很快就有人发现,莫里森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们任何人所说的任何一句话上边,他只是呆滞地,远远望着某个角落。 

人们陆续顺着莫里森的目光看去,而就在此时,角落里本不该被这样关注的墨西哥裔男人忽然站了起来,他把嘴里的雪茄取下,摁灭在一旁的合金墙壁上。 

“怎么了?新兵。说得还不错,勉强能听,继续,别停下。”  

莫里森不解地皱眉,不过他倒是听话得很,立刻便开始重新组织自己前面停下来的话题。 

然后就再一次被打断了。 

肥胖的指挥官一反常态,咬牙切齿甚至连五官都有些扭曲地指着墨西哥男人的鼻子,“加布里埃尔.莱耶斯!你这家伙……”  

“怎么?”莱耶斯瞥了他一眼,讽刺似的笑了笑,接着他拨开人群,站到莫里森身前直面那位指挥官,“你想骂我,还是想跟我动手?”  

指挥官那张堆满赘肉的脸立即变得青白相间,一副让人想发笑的滑稽模样。

不难看出,这家伙确实恨不得掐住加布里埃尔.莱耶斯的脖子对着那张不屑的脸破口大骂,可他又不敢。  

莱耶斯的目光在指挥官身上无礼又不屑地扫动,见他确实没什么屁话要说后也懒得客套,只竖起拇指向后指了指莫里森,“这个新兵很合我胃口,以后我罩着了。”  




那一刻心底涌出的到底是怎样一种情绪,莫里森也说不出个究竟,只知道就好像是无数只脚踩下时唯一伸过来要握住他的那只手。 

无法形容的特殊感让莫里森从那天起的好几个月都在期望着莱耶斯能跟他说些什么,或是他自己能跟莱耶斯说些什么。 

所以每当墨西哥男人出现在训练场的时候,莫里森总是忍不住会有些紧张,他知道莱耶斯是个高层指挥官,也基本能了解他的脾气,虽说这些都是莫里森从另一个刚交好的士兵口中得到的。 

那个已经在军队底层摸爬滚打了好些年的士兵告诉他,莱耶斯很早的时候就进了部队,他确实很强,在平时的缉毒或是其他任务中算得上是战功赫赫,但性格却很不好,行事霸道且嘴上刻薄,也不会讨好上司,甚至有些叫人害怕的阴郁,所以多年来只有一个小小的军衔,直到智子危机爆发,才因为军队需要大量强大的战力而被提拔为指挥官。 

不过加布里埃尔.莱耶斯却再没有任何特别的举动,他一如既往的神秘,总是隔很长一大段时间才会来看新兵练习,即使来了,也是坐在某个角落里沉默地抽着雪茄,最后又悄无声息地在新兵训练结束前离开。  




这样互不搭理的状况直到莫里森认识男人的第三个月才改变。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破天荒地在训练场留到了训练结束,然后他对早就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的莫里森招了招手。 

本来正坐在椅子上喝水的莫里森得到指令后迅速收拾好了水壶,小跑到莱耶斯跟前,正经八百地敬了个非常标准的军礼。 

“长官。” 

“手放下来。” 

这是第二次,莱耶斯对这个新兵开口。 

莫里森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可就在他遵从命令的下一秒,什么东西包裹住了他汗津津的手。 

属于墨西哥男人的宽厚而温暖的掌心,无意间摩挲在自己皮肤上的指尖有粗糙的茧子。  

莫里森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紧绷得连头发都要像钢针那样竖起来。 

他本能地半眯起海蓝色的双眼,目光直勾勾盯向莱耶斯,“长官?” 

“别这样,你看起来活像只狮子。”莱耶斯忽然又松了手,他起身往自己的住处走去,顺便头也不回地对背后的莫里森挥挥小臂以示再见。  

莫里森沉默着,直到视野里再没有任何人影,他打开了一直捏成拳头的,刚被莱耶斯握住的手。  

掌心上躺着一张皱巴巴的纸条。  

“凌晨三点,A区左侧见,有要事交代,别被其他人发现。”  

莫里森翻来覆去地看,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字还真丑啊。”  




莫里森赴约向来都非常的准时,在他的脚踏进基地A区左侧范围内的那一刻,他手腕上的机械表正好时针指向3,而分针指向12。 

金发的新兵警惕地观察四周,却没能找到约他来到这里的莱耶斯,于是莫里森很自觉地先藏身在了阴影下。  

“不错嘛,小子,还以为你要傻愣愣地站在显眼的地方等我呢。”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下来,直钻进耳道里,莫里森猛地抬头,看见屋顶上戴着兜帽的墨西哥裔男人。  

“行了,上来吧,我一直替你看着呢,没人跟踪。”  

莫里森看看莱耶斯,再看看距离自己半米前一扇装了铁栏杆的窗户,就这么来回打量了好几次后,他掂量着问自己的指挥官,“长官……你是……踩着这个上去的?”  

“你在说废话。”  

“好吧,好吧……”莫里森把T恤袖子挽到手肘间,边抓住栏杆准备蹬着窗沿翻上屋顶,边腹诽这样做真的好么好像怎么看都是违纪行为来着。 

不过新兵刚准备使力时,那只伸到他眼前的手让他顿住了。 

加布里埃尔.莱耶斯的手,一只16个小时前自己才握过的手。 

莱耶斯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莫里森愣了,他想说自己并不需要拉一把,可他又感到犹豫,他不知道这位高层指挥官是不是在关心或照顾自己,尽管他一声不吭的。 

新兵大概用了差不多半分钟来思考吧,他一边想着该怎么做,一边又觉得不出几秒后莱耶斯就会把手收回去。 

可直到最后那只手也依然倔强地停在那里,等着莫里森去拉。 

就好像永远都不会离开那样。 

莫里森忽然轻声地笑起来,他把掌心贴上去,手指裹住了男人的虎口,接着仰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谢了长官!” 




这下换蹲在屋顶边缘的加布里埃尔.莱耶斯出神了。 

尽管不愿意承认,可那张让人联想到秋阳撒落的笑脸着实在某个微妙的方面吓到自己了,要不然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就觉得刚才那个瞬间心跳漏了一拍。 

在这个星辰很亮的深夜,漏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一拍。




TBC。

August
30
2016
 
评论(2)
热度(36)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