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第八次告白13

#完结撒花#

#猴年马月后可能会有番外#

————————————————

13.




“我受不了了,”刚送走没脸再待着的吕归尘的姬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接着怒斥羽然,“你为什么给阿苏勒穿那种衣服?!”  

“你还好意思吼我?!”羽然气得在姬野胳膊上狠狠掐了一把,“本来阿苏勒工作得好好的,你才是搞什么飞机呢!都是因为你突然神经错乱,阿苏勒也不干了!我的客源也流掉了!”  

“你给阿苏勒穿那种衣服,本身就是错的!是原罪!”  

“你到底在纠结什么啊!”羽然翻了个白眼,“阿苏勒都不介意,你朝我吼什么吼!” 

“我不管,那个样子的阿苏勒只能我一个人看!”姬野再次强调,“我一个!”  

全场静默。 

围着一张桌子坐的羽然龙襄息辕项空月不约而同向姬野投去嫌弃的眼神。  

“啊啊啊我不管了我要告白!”姬野忽然低头边猛撞餐桌边异常坚定地宣布道,“我!要!告!白!” 

“你要告白可以,”息辕凑到姬野身边好心地给他提建议,“不过千万别在告白前先把自己给撞傻了。” 

姬野:“……” 

于是姬野的告白之路在时隔八个月后终于再度开启。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不过,也不会离这条路的尽头太远了。 




羽然哼哼着小曲儿,正用彩色勾线笔给姬野写的情书画花边,姬野则就在几步开外的地方跟龙襄练习告白。 

“我一直很喜欢你,阿苏勒……”龙襄说。 

“我一直很喜欢你,阿苏勒……”姬野有样学样依葫芦画瓢。 

“不仅是朋友之间的喜欢……” 

“不仅……”姬野说不下去了,他用一副他标志性的看谁谁怀孕的表情瞪着龙襄,“羽然到底在唱什么,我怎么不记得我有生以来的十几年里听过这种调子。” 

“呃……”龙襄想了想,肯定地说道,“变奏版的……大头儿子小头爸爸!” 

“去你的变奏版。”羽然蹦过来,飞起一脚踢在龙襄腰上,接着对姬野满脸嫌弃地翻白眼,“你个五音不全的还好意思取笑我?老娘好歹是音乐社主唱,随便哼哼当然想怎么变调就怎么变调咯。不爽你咬我啊。” 

姬野冷笑一声,“再随便地把这句重复个三百遍?我都快被洗脑……” 

“阿苏勒来了。”羽然忽然开口打断他。 

姬野瞬间就傻了,紧张得脑子一片空白,而且还一时半会无法重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觉得小腿肚一痛,肩上也被人推了一下,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站在走廊上面对着吕归尘了。 




“什么?喜,喜欢?”吕归尘看看姬野摁在自己双肩上的手,再看看姬野,瞠目结舌了老半天后才硬是挤出个笑容,“哈,哈哈,哦我知道,我们是朋友啊,当然……” 

“不仅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喜欢。” 

“……????!!!!!!!” 

和羽然一起藏在窗台下听墙根的龙襄磕了药似的兴奋得前后摇摆,“对对就这样!用我传授的无往不利的告白台词搞定……” 

龙襄:“……” 

羽然:“……” 

“我是不是漏掉了什么重要的事……” 

羽然发出一声冷笑,“别想了,玩完了。” 

走廊上的姬野听着自己擂鼓般的心跳声,内心os一片混乱。 

是什么是什么是什么接下去该说什么我怎么忘了忘了忘了不不不不该的就算紧张得要死我也已经把龙襄教的在心里过了十几遍了对跟着感觉走回荡在意识深处的话意识深处的话深处的话的话……小……小头……爸爸…… 

“然然你怎么能这么悲观呢。”彼时的龙襄还很乐天派地开导羽然,“要相信姬野,他会自由发挥得很好……” 

彼时的姬野正努力地开口,“是……” 

吕归尘跟着问,“是?” 

“是爸爸对儿子的喜欢啊!” 

吕归尘:“……” 

姬野:“……” 

龙襄:“……的。什——?!么——?!” 




这是个明媚的清晨,吕归尘的心情就像是被射入天际进行了五十次连续爆炸的烟花,他想笑,还想骂人,还想质问姬野一大早这么玩讽刺是什么意思。

可是正当吕归尘快把自己不擅长的问候对方父母的话组织好时,他看见石化了快一分多钟的姬野忽然蹲下抱头哀嚎起来,然后旁边教室的门里羽然和龙襄风一样闪现出来照着姬野就是一顿暴打。 

现场十分混乱。 

吕归尘:我一定是昨晚睡得太晚了导致今天起床方式不对我还是再回去起一次床吧。 

等到三个人平静下来,他们同时抬头环顾四周。 

“……咦,阿苏勒呢?” 

姬野崩溃地趴在了地上。 




不过所幸这条路最后还是到达了终点,在姬野和吕归尘高中生涯第三年的九月。 

没有任何人的帮助,没有任何人的提示。 

在父亲姬谦正买回了一台全新的录音机,弟弟姬昌夜拿着那台录音机随意录音玩的时候,姬野忽然就开窍了。 

那一瞬间姬野只觉得自己的小宇宙拨开云雾重见青天仿佛是憋了很久后终于找到了厕所脱开裤子就是一阵噼里啪啦。 

他疯子一样冲出家门,用自己刚从姬谦正那儿拿到的伙食费到电子城买了个能录音的mp3,然后把自己关在房里关了一整晚,第二天顶着个黑眼圈在教室门口堵住了准备去吃晚餐的吕归尘。 

“阿苏勒,我有话跟你说,很重要的话。” 




风很大,秋风把走廊尽头水箱后两个大男人的衣角卷起又落下。 
姬野有些僵硬地搓了搓鼻子又理了理刘海,另一只手伸向口袋里已经插好了耳机的mp3。 

“阿苏勒,我给你听……” 

“姬野。” 

姬野愣了愣,有些迷茫地看着忽然出声打断他的吕归尘。 

“姬野,我也有话想跟你说,也很重要,”吕归尘轻声笑笑,雨雾空蒙的眸子里有什么要满溢出来,“我先说,还是……?” 

“没关系,”姬野把包在手心里的mp3又塞回去,“你先说好了。” 
吕归尘来来回回地呼气吐气,直到姬野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进嗓子眼里时,他开口了。 

“我……喜欢你,姬野。”吕归尘轻声说,“我喜欢你。” 

那句话散在空气里,轻而温柔,像正慢慢抚摸过姬野的脸颊。 

姬野呆住了,脑袋里晴天霹雳一声巨响,然后他的脑回路就全断了。 

“什,什么?”他嗫嚅着,不敢置信地问。 

“我就是想,快要毕业了,就算可能会被讨厌也好,可能连朋友的关系都无法维持也好,不管怎样,总想说出口试试。”吕归尘有点不好意思地偏过头去,“其实在很早之前我就很喜欢你了,姬野,很早之前,那个天台的夜晚。” 

“你说什么?”姬野还在外焦里嫩的状态,“再说一次。” 

“我喜欢你啊,姬野。” 

吕归尘看着他,指指自己,再指指他。 

“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一直都,很喜欢姬野。” 

“我……我,我我……” 

姬野的脸再次涨出了以往的罕见的猪肝色,他结巴了老半天也憋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认命地一把掏出mp3,把耳机塞进吕归尘耳里。 

“我一直喜欢阿苏勒,很喜欢很喜欢,从你刚转学过来的第一天开始。” 

吕归尘呆愣着,耳机里传来姬野有点闷闷的却又低沉得沙哑的声音。 

“我常常想,如果能和阿苏勒一直这么相处下去,那真是太好了,因为我只要看到阿苏勒,就觉得很安心,很……高兴。” 

“所以啊,”姬野说,“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阿苏勒啊。” 

录音发出滴的一声后结束。 

姬野伸手替吕归尘摘下耳机,再手忙脚乱收回衣兜里,最后忐忑不安地轻声问道,“那你……你答应么?阿苏勒。和我在一起。” 

吕归尘静静地看着姬野,眼里似乎有什么光芒在跃动,许久之后,他轻声笑了。

“好。” 




走廊上学生稀稀落落,人们看不到的水箱后男孩和男孩互相拥吻。 

姬野慢慢用唇擦过吕归尘的嘴角,抬头看到夕阳瑰丽如被精心染过的布匹。

他忽然想起也是两年前的这一天,有个眉目干净,眸子雨雾空蒙的男孩摸了摸他的脑袋,他掌心的温度钻进自己皮肤下,随着血脉流动在全身每一个细胞里。 

正是夕阳瑰丽之时。 




很多年后姬野和吕归尘坐在酒吧里喝酒,聊起高中那段往事。 

“所以你那时到底是在抽什么风啊。”吕归尘边问他边数着手指,“抽了整整七次。”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是在,呃……”姬野有点难以启齿,“……告白。” 




“……………………………………………你说什么???!!!!!!!”




END.

July
10
2016
评论(11)
热度(80)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