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第八次告白12

#一点都不好笑的一章#

#内有妹抖女装梗,慎入#

——————————————




12.

这是高中第三年的初春。  

经过那次惊天地泣鬼神的飙歌事件后,姬野消停了整整七个月,再没提关于告白之类的相关话题。  

这其中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姬野对被老爸又一次在学校里追着打多少有点阴影,大概更因为前几个月时姬野一扭头就能看见吕归尘带着些疏远的神情,心想得到根本不重要只要能跟阿苏勒恢复原来的关系就已经够了。 

总之姬野很悲伤。    




冬末春初的季节天总还是很凉的,带着冰冷湿气的风一阵阵往人身上浸,正在回家的姬野把大衣拢了拢,顺带护住衣兜里的两罐啤酒不让它们掉下去。

姬家关于周末的家规就是两个孩子必须回家居住,不能待在校舍里,要不然的话姬野实在是不大想回到这个家的,老是热衷于向父亲打自己的小报告的弟弟和无时无刻不在发脾气的父亲,以及看他从来不顺眼的继母总让姬野觉得烦躁。  

不过,离门禁时间还很早。姬野这么想着,拐个弯走向了通往小公园的道路,对他来说,那是个能安安静静喝酒的角落。 

姬野坐在健身器材区的秋千上,边对着被瑰红色染得绚丽的天幕和云层发呆,边小口小口地咽着酒。但即使是尽量慢慢地喝,半个小时后啤酒罐里也已经空空荡荡。他只好用脚掌有一下没一下地踢打地面,看着太阳一点点下沉来打发时间,无聊的感觉越来越重。

夜色很快开始显现,姬野没太阳可欣赏了,才不再研究日光变化,转而回忆起最近的日常生活。他呆着呆着,忽然记起昨天羽然好像是有邀请他去她家新开的咖啡厅聚餐来着,还就在家附近不远的地方,可惜自己拒绝了。

“果然就该和他们去玩的。”姬野站起来,一脚把搁在地上的啤酒罐踢进对面垃圾桶里,自顾自地说。

接着他慢悠悠地朝羽然跟他说过的地址出发,穿过了几个路口后姬野隔着老远就看见新咖啡厅的led灯招牌,于是大步流星的径直走过去。

然后他和正站在咖啡厅门前的吕归尘四目相对。

姬野傻逼似的仵着一动不动,好几分钟后他面无表情地揉了揉眼睛,顺拐着退到看不清吕归尘的地方,才又走向咖啡厅。 

姬野再次吕归尘四目相对。

姬野:“……” 

吕归尘:“……” 

他沉思良久,准备再次发动顺拐后退技能。

“行了,过来吧姬野。”吕归尘眼神死,“你行走方式没有不对。” 

说完他又补上一句,“也没有出现幻觉,也没有看错人。” 

姬野指着吕归尘,整只手都在颤, “阿,阿苏勒?!” 

姬野保持着一脚踏在楼梯上一手指着别人的姿势和眼神呆滞嘴巴张大仿如智障儿童的表情打量了老半天,才确定这个穿着女仆装白丝袜牛皮制服鞋, 带着黑色的长直假发和蕾丝发饰,以及化了淡妆的人确实是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 

姬野听到自己三观碎裂掉在地上摔成渣的声音。

“你为什么会打扮成这样啊?!” 

“小声点。”吕归尘比了个嘘的手势,伸手把姬野拉到自己身边,“别大喊大叫的,羽然找不到愿意和她一起打扮成这样招揽人气的女孩子,所以才让我帮她的。” 

“那你就答应了?” 

“嗯,”吕归尘对姬野的反应有点难以理解,“这有什么问题?” 

“羽然呢?不是说她也这么穿么?怎么只看到你一个。” 

“她在里面,”吕归尘指指咖啡厅,“羽然负责招待客人,我负责在门口宣传。”

“哦……”姬野应道,忍不住低下头盯着吕归尘看。

吕归尘的长相本来就清秀得很,睫毛偏长,皮肤也很白。所以妆并不浓,只是扑了点粉底以柔化面部轮廓, 于是有那么个瞬间,姬野真的以为站在跟前的是个女孩,一个干净温柔,瞳子雨雾空蒙的女孩。这女孩的低眉或是抬眼都勾动着姬野心底某种熟悉的情绪,它膨胀的几乎要满溢出来。

脸莫名的开始发烫,姬野偏过头去,下意识捏紧衣角,“其实阿苏勒这样,也挺可爱的……” 

吕归尘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明白了姬野的话后,连耳根都变得通红,“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我随便说说,你别在意。”姬野抓抓脑袋,站到吕归尘身边,“我陪你好了。” 




姬野很生气。 

并且从吕归尘第一次对在咖啡厅前驻足的男人鞠躬微笑开始,随着那些一看就是死宅的人把粘糊糊的目光透在他裸露在外的大腿和背部上越来越生气。

“阿苏勒,你进去披件外套。”姬野把手覆在吕归尘露出的背上,“把这些地方都遮住。” 

本来正在专心工作的吕归尘被吓得差点蹦起来,滚烫的温度从姬野掌心扩散到整个背部,他偏到一旁,躲开了姬野的手,可是那种暖乎乎的感觉好像顺着血脉流遍了全身上下。

吕归尘第一次咬牙切齿地瞪着姬野。

“快去披。” 姬野装作没看见,不依不饶地又伸手抓他胳膊。

吕归尘整个人简直都是懵逼的,他跟姬野拉拉扯扯了半天后实在是无法忍受这种骚扰了,只能凑到姬野耳边压低声音呵斥,“你到底想怎样啊姬野,遮住还怎么吸引客人,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就不要跟我说话了,会暴露性别的。” 

温润潮湿的呼吸喷在姬野耳廓上,那种独属于吕归尘的气味像要顺着耳道钻进心脏里,姬野一激灵,脊椎都有点发软,他转头想说什么来让自己别那么紧张,结果第一眼就看见了吕归尘近在咫尺的涂了暖色果味唇膏的双唇。

姬野脑子一瞬间全空白了,什么也不会说,什么也不会做,就是有一种忍不住旋转跳跃的冲动。 

然而还没等姬野开始蹦哒,那种特别油腻的目光又黏了上来。 

然后姬野跟随着自己的本能做出了一件惊动里三层外三层围观吃瓜路人的举动,他跨了一步,不偏不倚地站在吕归尘身前,接着捏住自己的外套边缘,双手一伸,把人罩在呢子大衣里,也顺带抱了个满怀。 

吕归尘:“………………”

吕归尘:“??!!!” 




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

以上是五分钟内吕归尘意识里的刷屏弹幕。

等到吕归尘脑子慢慢开机成功时,他第一个反应就是猛地把姬野推开,不过没能成功。

围观群众为这跌宕起伏的剧情激动地鼓起掌来。

吕归尘的羞耻心无限炸裂,他急得压低声音向姬野吼,“放开!你干什么啊姬野!好多人看着呢!” 

“不要。”姬野理直气壮地把头埋进吕归尘颈间。 

于是吕归尘有限的应变能力已经完全跟不上剧情发展了,他的手僵在半空,推也不是抱也不是。 

“我说,你们在干嘛呢?” 

两个搂在一起的男人闻声回头,看见了靠在玻璃门上青筋都快要迸出来的羽然。 

“围观你们俩的人已经堵路了你们知道么?我的顾客们已经只能看得到你们看不到我的咖啡厅了你们知道么?” 

吕归尘:“……” 

姬野:“……”

“所以啊,”羽然抛起手中的盘子又接住,最后用力朝姬野和吕归尘甩出去。 

“秀恩爱能有点自觉到没人的地方去么?!!!” 




TBC.


June
25
2016
评论(8)
热度(52)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