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第八次告白11

憋了好久才憋出来了新一章,所以请原谅我这章写得一点都不萌,不过这文也就快要进入尾声了呢(*/ω╲*)

以及因为本亲妈觉得心疼在告白的道路上根本爬不去的姬野,其实是自己写不了这么多次告白,所以决定把十三次缩减成八次_(:з」∠)_

———————————



11.




“姬野,我从项空月那里听说了你前几天的事。”息辕拍拍正坐在床沿一脸呆滞的姬野,说出了这样一句开场白。 
“哦。”姬野眼珠子都没转一下,“你也是来笑我的?” 
“你怎么能这么消极呢!”息辕愤懑又委屈,狠狠拍了两下姬野的背,“我看上去和龙襄项空月他们是一样的么!” 
“不是。”姬野终于瞥了他一眼,“你明显没他俩有存在感。” 
息辕无法反驳,心里痛嚎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没想到连姬野都变成这样了。 
“我是看在多年朋友的份上才想帮你的好不好。”息辕坐到姬野身边搭着他的肩,接着在他的耳边语重心长地叽里咕噜一番,“你听我说……” 
息辕话才刚说完,姬野就从床边猛地站起来,他直勾勾地盯着息辕,眼神凛冽。 
息辕被盯得有点虚,“其,其实吧……我就是随便说说……你也可以不采纳啊对吧……” 
姬野大掌一伸,包住了息辕的双手,然后举到胸前。 
息辕有点搞不清状况了,就是觉得这姿势咋看上去这么像红色电视剧里那些农民托付伟大战士的场景呢。 
微妙的安静……和凝重。 
几秒后,姬野摁住息辕的肩大力晃起来,“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原来还可以这样!我从来没想到过!息辕你真是太聪明了!” 
息辕被晃得几乎要吐了,他好不容易用了九牛二虎之力开口,“冷,冷静……姬野……妈的……别晃了……” 
“可是羽然交代过让我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姬野松手转过身,立马低下头陷入沉思。 
息辕老半天才缓过来,他义正言辞地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姬野,男人就该果断坚决啊。你怎么知道上次阿苏勒没明白点什么呢?这时候趁热打铁,才能让他彻底了解你的心意。” 
“嗯。”姬野点点头,漆黑的眸子里透出的锋芒让他看上去就像个独对千军万马却胸有成竹的大将军,“息辕你说得对。”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该出手时就出手的爱的战士姬野迅速换好了鞋子,拿了张相当于他全部家当的银行卡,对息辕比了个ok的手势,“幸好我学过点吉他,我已经计划好怎么做了,现在我去准备,事成请你吃饭。” 
最后姬野匆匆离去,留给了息辕一个飘得像是快要飞起来的背影。 
息辕也很兴高采烈,对“我终于刷出了点存在感我也可以做感情顾问了”这件事感到十万分的满意,他数了点钱揣在兜里,决定出去犒劳自己一顿,顺带静候下午姬野的好消息。 



这就是起因。 
所谓有因必有果,这个起因很快就带来了它的结果。 



结果就是吕归尘在捧着刚收好的作业走出教室的时候,彻底傻了。 
吕归尘犹豫了好久,才确定自己是真的,真的,真的没认错人。 
“……姬野?”他的声音有点颤。 
站在楼梯拐角,穿着抹了金粉的暗红色短机车马甲,以及故意做得破破烂烂的牛仔宽脚裤,抱着一把吉他,脸上戴了副豹纹墨镜的朋克风男孩闻声回头。 
他看着吕归尘,很有范地缓缓摘下墨镜挂在机车马甲的领子上,露出一双黑得没有一丝杂色的眼睛,又很有范地拨动了几下琴弦,最后很有范地吸了一口气。 
“难以忘记~初次见你~一双迷人的~眼睛~” 
吕归尘就这么一动不动地愣了五秒钟,接着转身就走。 
姬野内心全是波澜甚至想跳起来翻滚,他想阿苏勒这是在害羞吧这就代表他终于明白我的心意了吧这可真是太好了我还需再接再厉。 
然后楼道里出现了足够成为十年份校园奇谈的景观。 
在女生口中向来以温柔著称的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正顶着一双死鱼眼和生无可恋的脸,捧着要交的作业,往办公室相反的方向走。而出了名的不良学生姬野一身让人忍不住怀疑自己品味的朋克混搭风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用在调子左右游离的嗓音唱早过期了五百年的情歌。 
周围围观群众一脸惊恐。 
吕归尘发誓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姬野产生了一种能装不认识尽量装不认识的冲动。 
“在我脑海里~你的声音~挥散不去~”姬野唱得真情流露,“握你的双手感觉你的温柔~真的有点透不过气~” 
吕归尘走到了走廊另一侧的楼梯口。 
“你的天真~我想珍惜~看到你受委屈我会伤心~哦哦哦哦哦~” 
吕归尘走下了楼梯。 
“只怕我自己会~爱上你~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 
吕归尘迎面碰上并淡定越过了手里拿着刚接了水的玻璃杯,表情仿佛吃了半斤有毒的屎的龙襄。 
“想念只会自己苦了自己~爱上你是我情非得已~” 
龙襄吓得直接松了手,杯子摔在地上哗啦一下全碎成了玻璃片。 
和他一起出来接水的古月衣浑浑噩噩地用胳膊撞了撞龙襄,“那个,你没事吧?” 
龙襄摇头,面部还在抽搐,心想我能有什么事,不过待会儿让羽然看见了,那就有大事了。 



吕归尘还在继续走,他离自己的班门口还差二十来步。 
姬野总算唱完了那首《情非得已》,于是他进行了切歌,“我愿变成~童话里~你爱的那个~天使~” 
吕归尘:what the your mother fuck。 



“谁唱歌这么难听,而且还这么耳熟……” 
正在打盹中的金发小太妹被吵醒,迷迷糊糊抬起头,就正好看见了外面一众表情像是吃了屎的同学们,还有夹杂在其中的和叶雍容并肩站在一起的,非常显眼的项空月。 
项空月的显眼之处在于,在一众表情像是吃了一斤屎的人群中,他那吃了两百斤屎的表情自然十分与众不同。 
据推断这或许和某种心理阴影有关。 
羽然很自然地加入了围观阵营,接着很自然地呆在了那里,等到面无表情的吕归尘和持续弹唱的姬野越过他们身边后,她身子一歪,捂着心口靠在了墙边。 
“你……没问题吧?”项空月瞪大了眼。 
“让我静静,”羽然摆摆手,“我的心脏病可能犯了。” 
“……你不是昨天才和龙襄坐过山车去了么?哪来的心脏病?” 
“我现在患不行啊!”羽然欲哭无泪,“你有意见么!” 
项空月连忙把头摆得像拨浪鼓,“没有没有没有没有。” 



吕归尘沿着楼梯上了楼,又回到了他刚刚看到朋克风姬野的地方。 
然而姬野仍然像个牛皮糖一样的黏在后面唱他的第三首歌。 
吕归尘绝望了,他终于了解到一个人的ky到底能ky到什么程度。 
可是让他直接抱着作业进办公室以表达自己对姬野智障行为的否定这种事,他是做不出的。 
吕归尘想了想,又看了看四周已经拿好瓜子葡萄干的围观群众恨不得发光的八卦眼神,觉得还是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最好。 
所以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往办公室旁用来堆练习册和试卷的杂物室走去。 
不管怎样,让自己和姬野脱离视线焦点才最重要。 
姬野果不其然地跟了过来,“好想好想~和你在……” 
然后他差点撞在吕归尘背上,于是他越过吕归尘往前看,看到了昏暗的杂物室墙边的年级主任兼班主任息衍老师和任英语课的白毅老师正脸贴着脸半推半抱着不知道在干什么,甚至息衍已经把手伸进了白毅的衣服底下。 
“一起……” 
姬野在呆若木鸡的情况下惯性地唱完了最后两个音调。 
息衍:“……” 
白毅:“……” 
吕归尘:“……” 
姬野:“……” 
四个人两两对望着,沉默持续了好几分钟。 
最后息衍打破了沉默,他看着姬野,维持抱着白毅老师的姿势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依然用那个姿势拨通了某个熟悉的号码,等电话打通后他开口,“喂,姬先生?对,我是姬野的班主任……”



TBC.

————————

吕归尘:

June
11
2016
评论(7)
热度(48)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