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第八次告白10

上章的画风简直是飞出去了,我现在在努力把它拉回来,然后觉得这章的画风看上去好不伦不类啊呜呜呜呜qwwwwwq
总之又回到主线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被打死
————————————————————


有些人只在春季思春,有些人思春不分季节。姬野明显属于后者。
自从吕归尘被长兄吕守愚.比莫干.帕苏尔接回内蒙参加了父亲的葬礼,又重新回到南淮且生活渐入正轨后,姬野一颗生命不止奋斗不息的心就开始止不住地怦怦怦怦。
阿苏勒回来了+阿苏勒需要情感安慰+上次天台气氛是辣么的好=告白告白告白告白告白告白告白告。
以上为姬野的脑内逻辑图。


我们在前文提到过,姬野是该出手时就出手,雷厉风行一声吼的爱的战士,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被他召集到走廊尽头隐蔽拐角的羽然和龙襄。
金发小太妹一听差点没脚下一滑栽在地上。
“我xx个xx……你们都这样了还需要告白?”羽然目瞪口呆,“姬野你逗我呢?”
“是啊。”龙襄也一个劲地翻白眼,翻得眼珠子都快塞进脑仁里了,“你们这玩的是什么新Play么?”
“什么PlayPlay的……”姬野坚定不移,“我当然没闹着玩,看着我的眼睛,你们看不到我很认真么?”
羽然:“……”
龙襄:“……”
不一会儿后,两人很默契地摇头,“没有。”
姬野选择沉默,沉默过后他严肃地再次强调,“总之我是非常认真的。”
接着姬野忍不住思考羽然的第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想来想去想起了两个月前自己把顶楼上的事从头到尾一字不落地报告了一遍后,羽然和龙襄那种非常浮夸的反应。
当时的细节如下:
羽然和龙襄抱头痛哭,要不是顾虑到形象问题,他俩估计就得放首high歌再来一段坟头蹦迪以表示内心绵绵不绝的激动之情了。
小太妹嘤嘤嘤着,语气仿佛是自家患有智力障碍的娃终于破天荒地考了个及格,“姬野总算他妈的有点出息了……”
龙襄摆出一副痛哭流涕的模样落井下石,“是啊老婆,咱们的姬野总算有点出息了。”
羽然一巴掌把龙襄拍在墙上,“谁他妈你老婆?滚!”
当事人姬野就在旁边百无聊赖地看着他们俩闹腾。


“你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回忆完毕的姬野依旧一脸状况外,“难道我那天在顶楼和阿苏勒说的话跟我告不告白有什么关系么?”
羽然露出关爱傻子的目光,“所以说我一点都不想和低情商的人说话。”
姬野看了看羽然,又沉吟了老半天,然后他完美的岔开了话题,“我已经想好告白计划了。”
“哦。”早被姬野乱七八糟的话语逻辑磨练得懒得发脾气的羽然使出妈的智障.jpg,“你不一次性说完是不是会死啊?”
姬野直接顺溜地接下去,“你们记不记得我上次喝醉错把项空月当阿苏勒告白的事?”
羽然和龙襄点头。
姬野板着脸,看上去肃穆又沉重,“由此可见,只要我喝醉,就可以告白成功。”
龙襄:“这个结论是怎么来的?”
姬野没搭理龙襄的吐槽,“所以我负责喝酒告白,你们负责把阿苏勒叫出来推到我面前。“
“等下。”龙襄又举手发言,“为什么我们要把他推到你面前?你是不会自己走过来告白么?”
"认错人怎么办。“姬野理直气壮。
龙襄:“……”
姬野伸手在羽然面前晃了晃,“计划很不错吧?”
羽然扶额,“……算了,你开心就好,你开心就好……”
龙襄再次开始翻白眼,“然然说得对,你开心就好咯。”



于是某个暮夏初秋的晚上,刚下晚自习的吕归尘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莫名其妙地被羽然龙襄和项空月连推带拉地劫持到了教学楼西边的林荫道上。
别问为什么没有息辕,今天的辕辕依旧在被自己的班主任兼亲叔叔抓去做苦力的路上。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这是?”吕归尘被拉得有点晕头转向,“我今天要回家,还赶时间呢……”
“一会儿就好。”项空月说,“阿苏勒你别急,不差这几分钟的。”
“对,”羽然附和着,笑得像只促狭的猫儿,还扬着细白的手臂比比划划,“姬野要送你个大——惊喜。”
“惊喜?”吕归尘想了想,忽然想起了个重要的问题,“对了,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姬野今晚晚修第二节课就偷溜了?”
“别问这么多啦真是的。”羽然避开他的问题,把他向着自己的脸扭回对着林荫道的方位上,“姬野马上就来了。”
“姬野说,阿苏勒你期待一下也是可以的哦。”龙襄眨眨眼,用手肘轻轻碰他的肩膀。


期待一下?
吕归尘愣了,他试图揣摩这四个字的意味。
心跳便忽地快了起来。
今晚的月亮不圆,却美得像封着萤火虫的白玉壳子。林荫小道的两侧隔几步就栽有一株红枫树,风过的时候成千上万的叶子舞动着,发出哗啦啦的连绵轻响。
这样的夜晚,这么一条小道上,有个人说要给你一个好大好大的惊喜。他还让别人告诉你,要期待哦。


那个惊喜……


不远的距离外有人影慢慢踱过来,纯黑的双眼在月色下亮得像载满了星辰。


……会是什么?


“阿苏勒……”呼声混杂着风声传来。
吕归尘下意识捏紧了指骨。
他已经开始期待了。
但三秒之后,吕归尘发觉不对劲。
那个人影确实是姬野,姬野也确实正努力地朝他走来。一切都很正常,如果姬野不是双腿快要绞在一起,一会儿飘往左边,一会儿飘往右边,行走路线呈现出一条扭得销魂的三角函数曲线的话。
不仅仅是吕归尘,其他三人也同时有了一种像是晾了衣服出门不久就乌云压顶或是好不容易煮了锅汤回房间休息却闻到了焦味的不妙预感。



“阿苏勒!”
姬野憋足了气就是一声吼,吼得吕归尘虽然没有虎躯但也震了震。
“我……我最近有什么得罪到姬野的地方么?”吕归尘面对着这股直压过来的不良少年酒后寻仇的气势,觉得收到的不是惊喜分明只有惊吓。
“别急阿苏勒!别急!”羽然在他胳膊上捏了一把,“姬野只是出场方式没调整好!待会他就正常了。”
说时迟,那时快,羽然话音刚落没几秒,姬野已经歪歪扭扭地拐到了离他们只有几步的地方了。
"阿苏勒!“他看着不远处五官清秀端正的少年,又吼了一声。
“阿苏勒……”然后声音低下来,像是风过时的呢喃,“我……”
说不清是紧张还是兴奋,姬野手脚都在发颤,在这种剧烈的情绪的催化下,他脚下一蹬,猛地扑向吕归尘。
接着姬野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身形一歪,轨迹一晃,直接撞上了道路左侧的树,最后扑通一下,整个人栽倒在了水泥地面上。
吕归尘:“……”
羽然:“……”
龙襄:“……”
项空月:“……”


“哇哦,醒了哦。”
姬野从昏沉中睁开眼的时候,两张贱兮兮的脸就充斥了他的视野。
属于项空月的那张脸明显在努力地憋笑。
龙襄则十分过分地一个没憋住直接就笑出声来。
姬野几乎是立即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内心很有种想上天台再从天台一跃而下的冲动,就没搭理他们俩,只是一个劲地拿头去撞床板。
“哈哈哈哈哈哈哈,空月兄,你有没有觉得姬野越来越蠢了?”
项空月严肃地纠正他,“婉转点,是显得不够聪明而已。”
姬野抬头瞟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
“不是说恋爱会智商下降嘛,姬野再这么折腾两次,就跟傻逼差不过了。”
“文明,注意文明,你还是用智障这词吧。”
“嗯,智障。”他们看着姬野,凝重的点头,“真是越看越像智障了。”
姬野:“……呵呵。”


九月十六,深夜十一点。
宿舍划过一道崩溃的喊声,以及一连串的砰砰啪啪。
“楼——妈——!404的姬野开始拆房啦!你管还是不管啊!”


TBC.

May
22
2016
评论(4)
热度(54)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