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襄羽】第八次告白08

无论是哪个au,圆圆都逃不过吃狗粮的虐待,这或许就是……世界线的收束吧【深沉

——————————————————

“昨晚都告诉你早点睡了,就是不听。”吕归尘把脸巾沾湿,替还在迷迷糊糊打瞌睡的姬野仔细擦脸,“这样清醒一点没有?” 

姬野点头,伸手去摸架子上的口盅和牙刷。 

“我去帮你把被子叠了,要不然得被宿管阿姨说的。”吕归尘自然而然地走到姬野床边,替他收拾床铺。 

“嗯。”姬野边刷牙边光明正大地盯着吕归尘细瘦的,正忙着拉平他床单皱褶的身影,他努力地从浆糊似的脑子里抽出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哦,对!阿苏勒你今天得多加件外套,春天早上凉。” 

“知道了,你昨晚就在跟我说这事。”吕归尘顺带帮姬野捡好了包,“待会儿早餐吃什么?” 

“你选吧,都听你的。” 

除了开始讨论早餐中餐晚餐的姬野和吕归尘,其他三个人正着手忙自己的事,顺带努力忽略一大早就满宿舍飘的微妙的粉红泡泡。 

项空月:妈的,好烦。 

龙襄:怎么还没把他们自己给闪死。 

息辕:我尴尬症都要犯了。 




直到某个家伙的手机铃声忽然叮铃叮铃地响起来。 

项空月从裤兜里掏出手机,贴在耳边,“喂?雍容?你在楼下等我?真的?哈,当然开心,我最喜欢媳妇你了,mua~” 

然后项空月一拎包,以百米赛跑的速度冲出了宿舍。 

间隔不到一秒,另一个家伙的铃声也嘟嘟哒哒地响了。 

龙襄从包里摸出手机,贴在耳边。 

“死龙襄!”金发小太妹中气十足的声音差点没让龙襄吓得蹦起来撞在天花板上,“三秒之内!从你那里滚到楼下来!快点!” 

“然然,你也……”龙襄喜极而泣,“来,m……” 

“滚!三秒啊!”羽然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龙襄一背包,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飞出了宿舍。 

最后是姬野搭着吕归尘的肩从息辕眼前晃过,临行前还特意向息辕挥挥手,“拜拜,息辕。” 

吕归尘好心地补了一句,“息辕不要迟到啊,会挨班主任骂的。” 

息辕:“……” 




Q:孩子吃狗粮老难过怎么办? 

A:多半是喂得不够多,男生404宿舍,采取三口狗粮同时喂技术,吃着吃着,就麻木了。 

息辕:我恨你们,每一个人。 




“把f(x)求导……”吕归尘在草稿纸上给姬野讲解数学题步骤,写着写着耸耸肩膀,“姬野,认真点,不要往我肩上蹭。” 

“我有在认真。”姬野把头埋得更深了些。 

“阿苏勒。”呼声是在这时响起的,“阿苏勒!” 

吕归尘闻声转过头去,向着喊他的同学询问,“怎么……” 

问话打了个弯,咽回吕归尘的肚子里,他猛地站起来,力气大得差点把靠在肩头的姬野撞跌出去,吕归尘几乎是以一种近乎惊异的目光盯着窗外的走廊。 

走廊上站着一个穿边角滚金线的银灰色西装的男人,身材高大。 

姬野认不出那是什么牌子的西装,但他知道那是自己从没接触过的奢侈品,至少自己的父亲姬谦正是远远穿不起这样的西装的。 

“阿苏勒……”姬野转头想要问他,却见吕归尘直接从自己的椅背和后桌的桌子间的缝隙穿了出去。 

他没有搭理自己的叫唤,或是过于紧张所以没能听见,他只是飞快地越过讲台,走出教室,走到那个男人身前,说了些什么,又跟着他离开了走廊。 

从头到尾,吕归尘的身体都绷得僵硬。 

姬野眯了眯眼,慢慢把下巴埋进搁在桌面上的胳膊里。 




吕归尘消失了整整一个上午,再回到教室时已经放学了近半个小时。他刚拐入走廊便对上了那双漆黑的眼睛,于是呆呆地愣在那里。 

姬野坐在教室外的课桌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见着了他,腿一伸从桌上滑下来,几步走到吕归尘跟前。 

“姬野?你怎么……还没去吃饭?” 

“我在等你,我们要一起回宿舍的。”姬野晃了晃手里的两个书包,“我已经帮你整好了包。” 

吕归尘垂下眼,从姬野手里接过包,色泽浅淡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谢谢。” 

“那走吧。”姬野把吕归尘向前拉,“待会我帮你一块打饭,你在食堂外头等着就好,很快的。” 

吕归尘眼睛暗了暗,逆着姬野施加在自己胳膊上的拉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阿苏勒?”姬野有些疑惑。 

“我是回来拿包的,我有要紧事必须先走,所以中午不回宿舍了,下午也不来上课。” 

“……那个人是谁?” 

“什么人?” 

“来找你的那个人。” 

“那是我三哥,吕鹰扬.旭达罕。” 

姬野犹豫了会儿,抬手摁在吕归尘的左肩上,“你家是出什么事了么?阿苏勒。” 

“没有,没有出什么事。”吕归尘额上细软的发投下一大片阴影,把那双向来雨雾空蒙的眼瞳遮住,叫人看不清表情。 

“不要骗人了,告诉我,出什么事了?”姬野瞪着吕归尘,“你知道么阿苏勒,你现在看着就好像……” 

他的声音忽然放得很轻很轻,“……就好像快要哭出来了一样。” 

吕归尘的身形有一瞬间的僵硬,可他依然是说着那句话,“没有,姬野,什么事都没有。” 

“我说告诉我!”姬野摁得更紧了。 

“没有,没事。” 

姬野气得咬牙,心里有种难以言喻的酸楚一点点蔓延开,“你不相信我么,告诉我啊,如果你不告诉我,我怎么……” 

我怎么安慰你才好。 

或许是自己也觉得这么说不合时宜,姬野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出口。 

但是我真的好想安慰你,至少能让你不要一副快要哭出来的狼狈样子吧。他想。你这样,我也会……我也会很难过的。 

可吕归尘只抬头看了他一眼,终于连话也不再说了。 

然后是长久到让人窒息的沉默。 

大概是三分钟,或者更久些,姬野收回了手,把自己的背包提了提,“我明白了,那我先走了。” 

他说完就转身离开,走了四五步却忍不住回头又去看吕归尘。 

男孩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立在被栏杆等份切割的阳光里。 

到底为什么这么难过呢……明明是暮春的时节,这人却连影子都散发着一种极其绝望又悲伤的萧瑟。 

姬野顿了顿,还是把头扭回正前方,向走廊的出口迈开步子。 

“姬野……我阿爸死啦……” 

声音细微得像幻听。 

姬野猛地回头,看到男孩正抬头望着自己,露出一个很牵强的,比哭泣更苦涩的轻笑。 

“我阿爸死啦……” 

他又说了一次。




TBC.

——————————————

Pleas belive me,这个坑里不会有任何的,任何的刀子!所有看上去是刀子的东西也只是看上去而已,只是为了下一章产糖和放飞自我做铺垫而已www【比心

April
24
2016
 
评论(5)
热度(54)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