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襄羽】第八次告白07

《告白演义》第七话——卖龙襄太妹巧收项月亮

以上没有一个字是可信的

——————————————————————————

07.




今天是个好日子。 
在发生惨剧之前,项空月穿着他昂贵的白衬衫白裤子,看着今晚美丽的月色,心里忍不住忽生感慨。 






彼时项空月是很高兴的,他刚和一个自己向来很喜欢的姑娘处了对象,在柳丝吹拂的校园荷塘边谈风花雪月谈诗词歌赋谈国学汉舞。那姑娘叫叶雍容,漂亮又英气,虽然容貌比不上隔壁班的班花羽然,可人聪明得不得了。 
他哼着歌,回味着一个小时前自己和女友的聊天记录,轻手轻脚地推开了宿舍门。 
“亲爱的同学们,你们的空月兄回来了 !”项空月兴高采烈地打招呼,然后愣在了门口。 
以前空着的床位多了个头发蓬乱眼睛漆黑,好像挺眼熟但一时想不起是谁,还喝得酩酊大醉的男孩。 
项空月:“……你哪位啊?” 
“你……今晚不是回你阿妈家睡么?”那人答非所问。 
“……蛤?在说什么玩意……”项空月下意识歪了歪头,几秒后才懂得了他的意思,“你是在问阿苏勒吧?阿苏勒确实是回家睡了。” 
男孩却没有再搭理他,只是用一种很深很沉的眼神看着项空月,把项空月看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搓搓手臂,把钥匙放进门边自己的柜子里,心想这家伙或许真的喝醉了,正头脑昏沉,听不见自己说的是什么。 
“我记起来了,你是那个……十二班的姬野吧?息辕他们是说过你今晚要搬过来的。我叫项空月,尖一班的,我们班就在你们班隔壁。”项空月还是决定试着和这个醉鬼认真交流交流,他好心地从门边的水壶里给姬野倒了杯醒酒茶,“喝点茶吧,姬野。” 
姬野沉默。 
这沉默使得他们周围漂浮着一种让项空月不由觉得诡异的气氛,他刚想再重复一遍让姬野喝茶时,姬野直接扑了上来,一把把自己揽进怀里。 
这个拥抱简直是快速力大防不胜防措不及防,即使是项空月这样脑子平常转得比汽车轱辘还快的优等生都被吓得当场石化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接着他就被迫听了一堆只由“阿苏勒”“我”“真的好”“喜欢你”四个词语反复排列组合组合成的智障式告白。 
再然后肇事者直接一松手栽回床上,睡着了。 
项空月:“……” 






其实如果仅仅只是这样的话,项空月是不至于大动肝火的。 
毕竟他深知被狗咬了一口你总不能咬回狗的道理。 
可是十几分钟后姬野爬了起来找水喝。 
他惊喜地发现床边就有一杯冷茶,于是咕噜咕噜地仰头一口气喝光,转头又看见了坐在隔壁床上消化还没消化完的呕吐感的项空月。 
“你谁?”姬野昏头昏脑地问。 
项空月一听这话火气就上来了,恨不得一拳就往姬野脸上先招呼一顿。可惜除了不咬狗理论,项空月清楚地明白自己是打不过这个长着肱二头肌和一双凶里吧唧的黑眼睛,还是学校里出名的不良的家伙的。所以他只能不断地用目光扫射来表达自己内心深深的鄙视之情。 
“我是你室友。” 
“哦,这样。”姬野压根没把他和他那满含攻击性的目光放在眼里,只迫切又期待地四处张望,“阿苏勒呢?你见到了么?那个……吕归尘.阿苏勒……” 
“阿苏勒今晚不来。” 
“哦,对,是这样……”姬野记起来,却又忍不住失落下去,最后打量了项空月几眼,嘟囔了句什么,就钻进被子里继续睡过去了。 
大概是醉鬼不怎么会控制音量,以为说出的是蚊子扇动翅膀般的音量,其实声如落雷。 
姬野说:“怎么会有人又穿白衬衫又穿白裤子,真丑。” 
项空月:“……” 
怎么会有人嘴比龙襄还欠,而且欠那么多。项空月想,拿起了墙角磨得光滑的木棍。 
然后还没来得及下棍就在碰巧回来的息辕龙襄的干预下不了了之。 







第二天一大早,龙襄神秘兮兮地凑到羽然面前,“然然!昨晚我们宿舍发生了个大新闻。” 
“什么新闻?”羽然配合地也把脑袋凑了过去。 
“姬野喝醉后一把把项空月抱在怀里,抱完还骂人家丑。” 
“你说什么?!!”羽然猛地站起来。 
“抱了项空月?!还是强行抱?!”前桌的古月衣猛地回头,“我们年级前三的那个项空月?!” 
“抱完了还说丑?!”对桌的江紫桉猛地扑在了他们桌上,“这是要虐身虐心的节奏!渣贱梗啊渣贱梗!” 
龙襄:“……我,我什么也没说……” 






“你听说了么?姬野抱了项空月,抱完还嘲笑他倒贴犯贱!”仅在半天之内,这个话题成了以龙襄羽然为中心,方圆五十米内的学生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 
“你知不知道,咱学校的不良少年姬野强吻了尖一班的项空月!还欺骗别人的感情!听说项空月去讨公道被姬野骂丑男倒贴都不要还说是他自己不要脸送上门的!”两天之后,关于校园耽美恋爱新编之霸道流氓渣男姬野和被逼上贼船的乖巧好学生项空月虐身虐心的故事早已深入高二年级每个人心中。 






“空月,听说你……”惨剧发生后的第三天,叶雍容斜眼瞥着项空月,“在宿舍里被隔壁班那个叫姬野的不良摁在床上又抱又亲还进行了各种花式【哔——】,弄得你浑身青紫哭了一晚结果第二天要求他负责时却被打了一巴掌大骂你废物让你滚就当从没认识过?” 
项空月气得当场掀翻了课桌,“是谁传成这样的啊?!” 






“息辕?龙襄?姬野?是哪个最先败坏我名声的?”项空月顶着一张阴晴不定的脸站在羽然桌前,“现在我女朋友跟我闹分手了你们知道么?” 
羽然看看后桌视线乱飘的息辕,再看看远处正凑在一起看同一本书的姬野吕归尘,转了转玫瑰红色的眼瞳,“如果你能答应帮我个忙,我就告诉你是谁先传的。” 
“好。” 






龙襄上完厕所回班就见着了站在自己桌前,手里握了把剪刀的项空月,以及猫一样趴在桌上若无其事地打盹的金发小太妹。 
他默默退了一步,感受冷汗划过皮肤的黏腻感。 
“龙襄,我老家有句俗语,你知道么?”项空月一步步走近。 
龙襄摇头,“不,不知道……” 
“我有屠龙之术,”他举起了剪刀,对着龙襄就划下去,“欲翻流云起舞!” 
“啊啊啊啊啊啊!!”龙襄撒腿就跑,“救命啊!!谋杀啦!!” 
项空月紧追不舍。 






“这能算是姬野的第三次告白么?”羽然望着窗外疯子般在走廊里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的两个人,一脸歧视地打着哈欠。 
“大概。”息辕头也不抬地逛着手办购买网站,使出惯用的冷漠.jpg。 
“说来为什么姬野那边那么相安无事啊……”羽然嘟嘟囔囔,趁吕归尘路过的她跟前的时候扯住了他的袖子,“阿苏勒,你知不知道关于姬野和项空月的那件事?” 
吕归尘笑笑,“知道啊,不过羽然你别信,都是他们乱传的。” 
羽然目瞪口呆,“你是哪来的自信这么肯定……” 
“因为姬野说他没这么做,就是没这么做啊。” 
一边的姬野咬着冰棍点了点头。 
羽然:……阿西吧我的眼睛好像遭到了奇怪的攻击。 






这场意外事件发展到最后的最后,就有了这篇文章最最开始的那一幕。




TBC.

April
17
2016
 
评论(18)
热度(53)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