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襄羽】第八次告白06

#重度cp洁癖者慎入#

#存在轻微伪.姬野X???(非吕归尘)#

————————————————————

06.




“老爸我要住宿舍。” 
这是姬野的开场白。 
姬谦正很是儒雅地抿了口茶,继续看着手里的书,搭都不搭一个字。 
“老爸我要住宿舍。” 
姬野重复了一遍,顺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劈手夺走了姬谦正的书。 
“……” 
姬谦正狠狠地把杯子砸在桌上,“为什么啊?!你能不抽风么?!你又打了谁啊?!” 
“不是。”姬野摇头,举起一沓纸,啪地像摊牌那样把五、六张纸摊开在手心成扇形,“看,老爸。” 
姬谦正:这是从哪里掏出来的…… 
“这是我的新同桌。” 
“哦。” 
“上一年十月新转来的,叫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籍贯内蒙古,家里七口人,分别是他和父母还有四个哥哥,以前就读内蒙古乌鲁木齐市第一中学,曾获五次三好学生,三次市级优秀干部,无任何不良记录,因为母亲迁来南淮居住,所以也转来这读书。” 
“这名字怎么感觉哪里有点熟悉……”姬谦正沉吟了一下,忽然想到什么,“等下,你这是查户口呢?” 
“这不是重点,老爸!”姬野说,“俗话说近墨者黑,近朱者红,我要多和优秀的同学接触,最好是同个宿舍,才能得到质的提升。” 
姬谦正冷笑一声,“是近朱者赤,俗语都不会说,还质的提升呢。” 
姬野心里暗道妈的羽然的稿子在手掌心上搓得有点糊居然搞得一时口误了,嘴上仍然在做最后的挣扎,“不会说,不代表我不想学习。” 
“少拿这套骗我,姬野想学习,母猪都会上树。” 
姬野:“……” 
“好吧,我说真话,老爸你别昏过去。”姬野以一副极郑重极严肃的面孔,抬高双臂做you jump i jump状,“其实,是因为,我爱他,是真爱的爱。” 
此话如同平地惊雷一声起,不仅把姬谦正雷得外焦里嫩,甚至让正从二楼下来接水喝的姬家幼子姬昌夜和路过收拾桌子的继母都听得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我爱他”“爱他”“他他他他他”的回音从左脑震荡到右脑再震回左脑。 
两秒钟之后,姬谦正依然保持着目瞪口呆的表情,刚喝进去还没来得及咽下的茶水全都从嘴角哗啦啦地淌下打湿在衣服上,看上去很有点庐山瀑布飞流直下的特效感。 
这让姬野有点窘迫,他比划着擦嘴的动作,“老爸?” 
姬谦正反应过来,表情麻木地擦干净嘴,表情麻木地弯腰从桌子底抽出藤条,表情麻木地举起在姬野面前,“你再说一遍试试?” 
“呃……”姬野思考了会儿,“试试?” 
姬谦正:…… 






周六阳光明媚,姬家照旧上演着残忍的家暴,一如曾经的每一个美好的周六。 
姬野被逼到了冰箱顶上,借助地形优势躲避挥过来的藤鞭,镇定严肃地第五次试图阻止父亲的暴力行为,“老爸你就不能听我说完?你不会后悔的。” 
“好!给你一分钟!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老爸,我立志要和他考同一所大学。”姬野宣布,“我要上北大。” 
姬谦正:…… 






姬家再度迎来了平地惊起的第二道雷声。 


  


“自从遇见了他,我决定好好学习,奋发图强,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这只为了,追上我心上人的脚步。”姬野念一句,瞥一眼手心,愣是听着自己念的棒读音听出了一身鸡皮疙瘩,“更重要的是,只要看到他,我的心灵就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上课不想睡觉了,碰着老师就想鞠躬了,看到爸爸就想尽孝道了,一见弟弟就感到心生怜爱了。” 
“所以,爱的重要,不在于对方的性别,而在于,我会变得越来越好。”姬野最终以这么一句台词总结了自己的演讲。 
姬谦正:你敢不敢读得富有感情一点。 
可就算音调是如此棒读内容是如此扯淡,这听起来还是好诱人哦。姬谦正如是想,一边想一边沉浸在未来不用再三番五次地跑学校收拾自己的丢人儿子,终于也能在家长会的表扬时间里享受别的家长羡慕的眼神的大好蓝图中。 
“爸!不要被姬野骗啦!”姬昌夜狠狠晃着口水都快要淌出来的姬谦正,“姬野能上北大,母猪都可以上树了!他肯定是犯了事想躲着你呢爸!” 
“关你屁事!”姬野恨不得抓起碗砸在弟弟头上。 
“怎么这么吼弟弟呢?”姬谦正猛然醒悟,睁大眼睛瞪着姬野“你觉得我会信你么?!” 
姬野:“……” 






对峙持续了五秒钟。 
五秒钟后姬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老爸你最近是不是想找机会进政府工作?” 
“是又怎么样?” 
姬野抖开了纸,“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父亲吕嵩.郭勒尔.帕苏尔是现任内蒙古省长,爷爷吕戈.纳戈尔轰加.帕苏尔是前任省长,就是八十年代那个出了名的蒙古地头蛇,大哥吕守愚.比莫干.帕苏尔听说是下任省长的第一候选人,三哥吕鹰扬.旭达罕.帕苏尔在内地的公司办得风生水起,年入百万。” 
姬谦正:“……” 
“老爸你不信可以查。” 
姬谦正丢开藤条,双眼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那什么时候带回来见家长呢?” 






姬野当天就抱着一腔热血和姬谦正一起去办理了住宿手续,忙里忙外一个下午才好不容易得到了和吕归尘同一间宿舍的床位。 
“阿苏勒!我也搬进宿舍了!”姬野立即十分开心地发了条短信。 
“是嘛。”吕归尘开心地回了短信。 
“那我们明晚一起回宿舍吧。”姬野十二分开心地又发了一条。 
“可是明晚我正好要在我阿妈家住啊。”吕归尘依旧开心。 
姬野:“……” 






周日晚上姬野就扛着大包小包一个人找进了宿舍。八点多的时候舍友们都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浪荡,姬野整好行李,从背包里倒出偷偷摸摸带进来的十几罐啤酒,拉开盖子仰头就是几大口。 
其实姬昌夜也不是说的不对嘛。在家长期被家人监督着不让喝酒的姬野想。 
姬野喝得上劲,不知不觉十几罐啤酒很快就搞定了。他甩了甩脑袋,依然看不到回宿舍的舍友,于是掀开被子打算上床先睡。 






门忽然嗒地一声开了。 






几乎是狗血得要死的,姬野转头模模糊糊地看到了熟悉的,穿白衬衫的男孩。 
他逆着光走近,轮廓与面容就变得更加柔和也模糊。 
“你不是……今晚回你阿妈家住么?” 
男孩歪了歪头,不置可否。 
除了自己脑子发出的嗡嗡的杂乱轰鸣,姬野再听不见外界的一切声音,他看着男孩走到自己跟前,看着他动了嘴,隐约地叫了一声——“姬野”。 
姬野觉得有股火窜上脑仁,头晕脑胀,他猛地站起来抱住了眼前的男孩,把他的头摁在自己胸前。 
“阿苏勒我喜欢你!我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真的……真的好喜欢……”姬野想表达出心里的悸动,奈何他的语言功底实在捉鸡,加上又喝得烂醉,只能一个劲地往外秃噜“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和“我喜欢你”。 
他怀里的人身体发僵,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然后姬野秃噜完了就啪地往后倒回床上睡死过去。 
男孩站在他床前,久久地愣着没反应过来。 






息辕和龙襄结伴推开宿舍门,很有幸地目睹了案发现场前五秒的场面。 
穿白衬衫的男孩正举着木棍对着躺在床上的姬野来回比划,表情狰狞。 
“这,这是发生了啥?”息辕冷汗唰地就下来了。 
“不管发生了啥,我们应该先出手阻止吧……”龙襄看着快要挥下去的棍子,弱弱地提议。 
两个人恍然大悟,宛如脱肛的野狗一般冲向床前。 






“啊啊啊啊啊空月兄!有话好说不要下刀不是下棍子啊!!!!!”





tbc.

——————————————————

#我没有在黑姬先生#

#我没有在黑姬先生#

#我没有在黑姬先生#

(重要的话说三遍)

#您的好友项空月正在登录中#

April
09
2016
 
评论(12)
热度(56)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