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襄羽】第八次告白04

04.





姬野是个在人际交往上从来都很没有耐心的家伙,所以他经历了0.3秒的思考后毅然决然选择传达心意。 

于是姬野趁着吕归尘下课离位的功夫从龙襄的笔记本上撕了张纸,紧张得手指发颤地在上面写下了“我喜欢你”四个大字。 

姬野:……这字怎么丑得连我自己都认不出了。 

姬野想了想,把那张纸揉成团塞进衣兜,重新撕了一张,用红笔小心翼翼地画了颗心,然后他心满意足地欣赏了会儿自己的杰作,认真折好塞进吕归尘的抽屉里。 

“就是以上这样了。”姬野老实交待。

羽然难得地陷入了苦思冥想的状态,“怎么老觉得你漏了什么……” 





龙襄在捡笔的时候发现了吕归尘凳子底下的秘之物品。 

他把那东西捏起来,放在吕归尘面前晃了晃,“阿苏勒,你座位底下的东西。” 

正忙着一本本将课本抽出来翻找笔记的吕归尘抬头看了一眼,惊喜地拿过龙襄手里的纸,“谢谢龙襄,这应该是我昨天的数学……” 

吕归尘打开了纸,“……笔记。” 

龙襄凑过来,“哇,好大一颗心。” 

吕归尘:“……” 

龙襄:“这谁的啊?怎么除了心什么也没写?” 

吕归尘把纸塞回龙襄手里,继续自己未完的活,“不知道,应该是别人的涂鸦飘到这儿了,我还跟其他同学不熟,龙襄你帮我问问吧。” 

“我才懒得问咧。”龙襄把纸揉成一团,“不是咱俩的就扔了哦。” 

“扔吧。” 

龙襄一个三分投球手,纸团成功进了五米外值日生古月衣的垃圾铲里。 





“我说,你……署名了么?” 

姬野一脸恍然大悟仿佛被天打雷劈后的懵逼,“……哈?” 

羽然:“……”

姬野人生中有史以来的第一次表白就这样宣告失败, 第二次则是在两个月后了。 

在这期间羽然配合着龙襄没少打花式助攻,累死累活之下好不容易才让姬野在吕归尘眼里从一个让人不得不怀疑或许脑子有点问题看起来十分不良的奇怪同班同学升级成了好朋友,也终于帮助姬野克服了一在吕归尘面前就脑子抽抽的毛病。 

不过在学习和打助攻之外的时间羽然每天每天地伙同龙襄一起私底下边抱怨边往死里抹黑姬野,倒是建立了深厚的同战线战友情谊。 





其实那天姬野本来并没有想过要再一次告白的,羽然也一直说要再熟一些才行。 

可是六点多他像往日一样出门上学的时候,看见了站在公车站旁的吕归尘。 





一月份的南淮虽不下雪,气温还是低得要穿棉大衣的,站在车牌下等车的男孩子呼着朦胧的白气,脸被冻得有些发红,合着他原本白皙的皮肤,显出一种难以言名的好看。他穿的或许是家里的哥哥穿不合的大衣,宽松的领子挂在双肩上,露出线条柔和的颈项。 

这场景这剧情,有点像那些电视剧里庸俗但漂亮的偶遇,不知道他转头看见我时会不会有那么点惊喜。姬野这么想,一步步走过去,心里像是有个小人儿,咋咋呼呼地欢喜雀跃着。 

他没有戴围巾。姬野忽然意识到。 

于是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已经被体温捂暖了的羊毛围巾,本能般的,走到吕归尘身后时把它扯了下来,绕在男孩的颈项上。 

吕归尘被突如其来的温暖吓了一跳,回头看向身后,“诶?姬野?” 

“脸都冻红了,怎么不戴围巾?” 

“出来太急给忘了。”吕归尘愧疚地笑笑,犹豫着要不要脱下颈上的围巾,“这样好么?姬野会冷的吧?” 

“你别取,我不冷。”姬野说,“阿苏勒在等车?平常都没在这附近看到过你。” 

“我妈妈住在这儿,我周末回来看她。” 

“这样啊,我家也在这附近。”姬野看着吕归尘,说着说着忽然心里一动,用手背贴上了他的脸,“是暖的……” 

吕归尘措不及防的被摸了一把,愕然地看着姬野。 

姬野有点窘迫,“没什么,就是担心你着凉……” 

“哦,”吕归尘转回头,脸颊好像更红了点,“这样啊。” 

后来两人一路无话,姬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也不敢再偷眼望身边的人。 

直到快到站时,吕归尘开口打破了沉默,“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多回家住呢。” 

“嗯?为什么?宿舍有人欺负你?” 

“不是,”吕归尘沉吟了很久,把半张脸都埋在姬野的围巾里,才有些犹豫地说,“只是觉得和姬野你一起上学,是件很让人开心的事啊。” 

姬野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他看着吕归尘,看着被车外枝叶割碎的光斑透过玻璃窗落在男孩脸上,看着他垂下的细密的眼睫,看着他雨雾空蒙的褐色双眼。 

光怪陆离。 

忽然有什么好像要爆发出来。 

那大概是想传达心意的愿望。 




姬野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总是说干就干说打就打该出手时就出手啊路见不平一声吼啊。 

反正“我喜欢你”什么的,也就四个字罢了,只有智障才会说不出口。满腔热血的姬野如是想。 

然后在这个美好的下午时分,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姬野颤着手摁住了因为去政教处办手续而刚刚回到教室的吕归尘的双肩,“阿苏勒,我……” 

吕归尘被他搞得云里雾里的,“姬野?” 

姬野憋得脸色从猪肝晋级成了没煮熟还带点血色的猪肝,他支支吾吾了老半天才又开口:“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吕归尘:“……?” 

众所周知,姬野是个嘴拙的孩子,不仅有轻微社交障碍的毛病,而且一慌张牙关就开始和舌头打架,发音含糊不清。之所以这弱点能从不被人发现,全赖于姬野那比城墙还厚的脸皮,这让他即使前十五年没少被他老爸在学校里追着打也照样不知慌张羞耻为何物。 

吕归尘虽说仍然云里雾里,但好歹听出了姬野到底要说什么。于是他看着姬野那张扭曲僵硬色彩奇异的脸,想了想,又想了想,终于决定不能白占姬野这个便宜。 

吕归尘笑了笑,“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姬野:“……” 

阿苏勒真是个温柔又替人着想的好男孩。 

吕归尘语重心长,“这样就抵过来了,姬野你又在和羽然龙襄他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没关系,我不会记得这件事的,你别放在心上。” 

姬野:“……” 

那之后的一个星期里,姬野身上总散发着一股忧郁的气质。 



TBC. 

——————————————————————————

姬野:

March
28
2016
 
评论(8)
热度(55)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