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襄羽】第八次告白02

丢一个分量足一点的第二章_(:з」∠)_

———————————————————————

2.

真正算起来,吕归尘认得姬野在姬野认得吕归尘之前。

不过所谓的认得对于吕归尘来说只是知道有这家伙的存在而已。

在他第一天走进这个班级,站在讲台上听着身边的班主任替自己做介绍时随意地往下一瞥,就瞥到了第五组第一桌正把头埋在臂弯里睡觉的男孩。因为在齐刷刷投过来的目光中那家伙是唯一看不见眼睛的,还睡得那么光明正大的。 

 

 


好黑的头发,乱糟糟的,远看活像只把腹部蜷起来后的刺猬。这就是吕归尘对于“那个上课睡觉的同学”唯一的印象

 


 

命运总是那么刺激。

吕归尘再次看见那头漆黑又发尾乱翘的刺猬毛时,脑海里不合时宜地响起这句话。

确实不合时宜。

因为他的同班同学正忙于甩开几个在学生会颇有点地位的学生干部,跑起来时快得像能刮起飓风。吕归尘看着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脸,还有脸上一片青一片紫的淤痕,在出手相助和事不关己这两个选项支前犹豫不决。

那些学生他认识,幽隐,方起召还有另外两个,他们父亲都是这个城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直到姬野跑过他身边的同时把他往墙边带了一把,顺口说了句“喂,小心点”。吕归尘的身体忽然就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前先行动了。

他往前跨了一步,拦住抗着凳子腿的幽隐,尽力使自己的呵斥显得更有威严,“住手!”

 


 

这一声不仅喊得没跑出几步的姬野吓了一跳,出于自己闯祸自己承担的心理,赶紧蹿回来护在帮他的男孩身前,还喊得几个学生干部同时刹住脚,领头的幽隐盯着吕归尘看了老半天,看得吕归尘以为他要把自己给一起收拾了的时候,幽隐丢下凳子腿,朝身后摆了摆手,在其他人不满的嘟囔里调头离开。

剩下的三人看看幽隐,再看看姬野和吕归尘,最后也踢踢踏踏着走了。

 

 


姬野看着吕归尘气不打一处来,“不是叫你小心么?那几个是学生会的!你一看就不禁打,还冒充什么英雄!”

吕归尘被他瞪得自己也开始愧疚起来,手指无意识地搓着衣角,“抱歉……”

“抱什么歉……”姬野没想到他会回这么一句,被弄得发窘,于是偏开了头,又搓了搓自己乱糟糟的头发,“……谢谢你啊。”

他道完谢后便开始自顾自地用手掌使劲搓脸上的淤青,好让淤血散开,他疼得脸色发白,却又死抿着嘴不肯出声。

 


 

那时是下午,临近入夜的黄昏时分,秋天瑰丽的云层里透出光,撒在揉着伤口的男孩的脸上身上,柔和了他双眼的戾气,晕开了他硬郎的轮廓,还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稍稍的,有一点温暖的梦幻。

吕归尘愣了愣,忽然想起以前自己家里养的那只总是很安静的,叫苏玛的黑色小猫,如果它没有被三哥吕鹰扬扔掉的话,现在一定长得挺大了。

他家黑猫受伤的时候,总是喜欢跑到阳光下,一边晒着太阳,一边舔舐身上的伤口,即使是皮肉翻开,它也不会哼一声,只是不停地哆嗦,不停地哆嗦。

真是太逞强了。每次看着黑猫在阳光下轮廓被朦胧的,尾端乱翘的毛发时,吕归尘就会这么想。

就好像眼前的这个男孩一样,或说,眼前的男孩就好像一只独自舔舐伤口的黑色大猫。

于是吕归尘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像揉猫咪的脑袋似的轻轻揉了揉姬野乱蓬蓬的头发。

 


 

那个瞬间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什么样的心情。很多年后,姬野依然无法形容。

他只知道放在脑袋上的那只手暖极了,暖得他不由怀疑男孩的手掌里是不是装了个热水袋。那股温暖甚至透过皮肤流进了血液和脑髓里,又在下一秒滚过四肢百骸五腑六脏,最后全部融进了心口。然后他开始能感受心脏的跳动了,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砰砰砰地彷如擂鼓声,像荒废多年的机器开始运转,又有点像干涸了许久的泥地被灌以泉水。

那种感觉真的太难以形容,就是忽然便觉得今天天格外的美,鸟叫格外的清脆,空气格外的清新,总之一切都格外的好,好得不得了,十六年来从没那么好过。

 

 


姬野整个人都显得很僵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盯着吕归尘,直到几分钟之后,他的脸涨成了一种难以描述的猪肝色。  

“你,你是我们学校的?哪个班?”

完了。吕归尘紧张地攥着衣角。这人怎么看都有点像个不良少年啊,自己是不是冒犯到他了,但撒谎的话……对于同班同学来说好像并不管用吧。

“我和你是同班的,今天才转来。”

姬野心想羽然好像确实是跟他说过早上他睡觉时有转来一个新同学。

不知道为什么还有点小激动呢。

姬野不安地用手指搓着下巴,想了想又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就匆忙地告了别,也不回头,落荒而逃似的上了楼。

 


 

可惜吕归尘没有把姬野遮住两鬓的头发撩开,否则他会发觉这家伙的耳根子与脸色完全不和谐,红得要滴血。

也可惜吕归尘还不了解姬野,否则他就会知道姬野有下意识压抑脸色维持面瘫的本能,当他因为害羞血冲上脸又被压下去时,脸就会憋成猪肝。  

 

 


姬野捂着依然怦怦个不停的心,在五楼楼梯口与带着息辕前来救援的羽然不期而遇。

叼着奶茶吸管的羽然看着捂着心口的姬野。

一阵沉默。

“呃……姬野我不是故意来晚的。”羽然决定先不打自招,“你知道,息辕很难找……”

“羽然!”姬野一声大吼,抓住了羽然的双肩。

 “……冷,冷静点。”羽然开始方了,试探着去掰姬野的手,“你这不是没事么,君子动口不动手!”

“我,我跟你说……刚刚……我……有人摸了我的头!”

羽然目瞪口呆,手停在半空中,过了老半天才问,“你把人打死啦?”

“什么?不是!他的手好暖……我,我的心跳得好快。”

羽然:“……”我怎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啊。

状况外息辕举手,“到底是什么意思嘛?就不能用最简单明了的话来说么?”

“最简单明了的话……”姬野想了想,最后一把握住了羽然的手,“我好像……爱上一个男孩了!”

羽然一口气没咽下去,一半奶茶吸进了鼻子里,一半奶茶喷到了姬野的脸上。 

 

 


玩家[羽然]接受任务:《姬野的攻略之路》。 

任务发放人:姬野。 

期限:长期或无期任务。 

奖品:百万扩散性心塞,腐之入口的钥匙。 

下面有请玩家致辞啪啪啪啪。 

羽然:“……呵呵。” 

 


 

“我可以跟他告白了么?”在姬野漆黑的眼中,闪出了疑似少女漫专属的谜之星星。 

羽然:“……” 

“是直接说我喜欢你就好了吧?” 

“……”

“还是有点文采比较好?” 

“……”

“羽然你一定要帮我!” 

“我【哔——】你【哔——】我【哔哔哔哔——】!”羽然爆发出一句消音消得自己都不知道在说啥的脏话,使了吃奶的劲揪住姬野的领子前后晃动,“他妈的醒醒!姬野!你以为你在玩闪婚啊?” 

 

 


等到羽然一顿拳打脚踢把姬野拉回现实后,两人才开始趴在课桌上暗戳戳地铺排攻略之路。 

“首先你要和他成为朋友。”情感大师羽然坚决地下定论。 

“怎么成为朋友?”社交障碍患者姬野问道。 

羽然:“……”我真是操碎了心。 

“当然是搭讪啦!搭讪你知道么?” 

“怎么搭讪?” 

“……”

羽然觉得自己又一次快要被姬野的情商给气死了,“就是你从哪来的?喜欢什么?习惯这里么之类的等等等等!全方位给予关怀!自由发挥!OK?” 

“怎么……” 

“不OK也不许再问了!”羽然绝决地打断姬野的话,站起来环顾四周,“我试试下节自习课把你塞到吕归尘旁边。” 

“他的同桌是……”羽然小小声地自言自语,然后她的眼睛亮堂起来。 

“哦,是龙襄啊。”




TBC.

————————————————————

#昭武公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燮羽列王的时候,他以为那是一只在月夜下独自舔舐伤口的幼虎,或是一个孩子 → 幼虎=大猫 → 你倒是给我用摸头杀啊#

#您的好友龙襄正在登录中#

March
15
2016
 
评论(5)
热度(79)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