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野尘\襄羽】第八次告白

现代校园AU,纯狗血小言,ooc表示它要上天啦,超痴汉姬野出没,慎入!慎入啊!_(:з」∠)_

感觉这字数就像在划水,不管了,先丢个开头再慢慢填土吧,要谅解学生狗啊_(:з」∠)_

所以当年我就想槽纯黑的眼睛哪里凶了,你看“爱のuchiha一族”四朵金花各个眼睛活像黑曜石,还不是美颜盛世,不过江南说凶,那就凶好了......_(:з」∠)_

想写出很萌很甜的感觉,然后发现我不大适合这个风格?总之大家将就将就啦qwq

——————————————————————

1.

此时的姬野正可谓是风一般的美男子,在沿路学生仿佛看见草丛中跳出了个盖伦大喊“德玛西亚”的目光中,他撑着扶梯完美完成了一个后空翻,然后从上一层楼梯的拐角处迅速到达下一层楼梯。紧接着他进行了五十米的极速冲刺,加之鬼步滑翔花样躲避障碍物——走廊上的路人们的特别运动项目,最终姬野成功截击到了正和项空月站在教室外谈论什么的吕归尘。他猛地一扑,抱了吕归尘个满怀,顺带把捏在掌心的信封塞进了吕归尘的衣兜里,最后一言不发地啪哒啪哒奔向走廊另一头。

整个过程耗时不过七秒,引得躲在教室里视奸的羽然和龙襄啧啧赞叹。

果然爱情什么的,是会让人超常发挥的啊。



“……怎,怎么回事?”吕归尘一脸懵逼,从兜里掏出了姬野刚塞进去的东西。

“先打开看看?”项空月试探着问道。

吕归尘听从建议,从信封里捏出一张纸,对着阳光展开。

吕归尘:“……”

项空月:“……”

吕归尘看看信纸上连成一串有点像“ζ”又有点像“す”以及“∫”的乱成一团的东西,沉默地思考了两分多钟,再把信纸到过来,又进行了一番思考,接着沿对角线一点点捂住信纸往下移,依旧是长时间的思考。

直到项空月憋不住了,“阿苏勒,你看出什么了么?”

“姬野是理科还成……会是摩尔斯代码么?”

你见过长得那么丑的代码么它还是糊的!项空月内心OS,我在期待些什么我居然在期待你能看出这是一封......算了......是在下输了......

吕归尘仍然在进行着严肃而严密的推理,“莫非姬野这是……给我参观他的画……?”

项空月捂住了脸:……妈的智障。




这是姬野的第四次告白……依然未果。



项空月站在龙襄身边,莫名的生无可恋状,“这个助攻不是我打不好,是我们这边的猪队友不按套路出牌,我憋着找不到地打啊。”

负责策划告白的羽然看着桌上差异明显的两张信笺,左边的是自己和项空月费了一天一夜的心血写出的告白信草稿,好词好句那是带节奏带连击的,其真情实意一度感动得羽然自己都要掉眼泪,再看看让项空月从吕归尘那儿问要来的姬野抄好送给吕归尘的信。

都什么鬼东西啊。

羽然心道我真想对姬野这种抄书的功夫表示一下五体投地之情,见过字丑的没见过还能把中文抄成火星文的,佩服佩服,阁下是会玩儿的。

如果不是现在她更像两巴掌抡死姬野的话。

金发小太妹甩了个眼刀,“姬野,解释解释?”

“我紧张。”姬野露出了罕见的沮丧,如是说。

羽然恨铁不成钢得差点没忍住把信纸糊在他脸上。

状况外人士息辕蹲在角落里弱弱地举手:“所以有没有人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个回事啊……”




三个月前的某一天是姬野生命中的重要转折点。
姬野是个不良,而且是个举校闻名的不良,还是个一看外表就知道这是个不良的不良。

当然这不是说他外表猥琐或是怎么的,姬野同学的外表还是能蹭个六七分的,关键是他那双黑不溜秋的眼睛,那叫黑得一个乌漆漆深沉沉,黑得犹如倒了三缸墨的水,黑得十分凶狠又欠揍。




羽然第一次见到姬野是在九月的深秋,她刚报道完,穿着棒球服罩黑短裙站在学校门口等爷爷开车来接,环顾四周的时候就看见了蹲在围墙边看天的姬野,和他那双黑黑的眼睛。

在这个人人对姬野避之不及的环境下,她犹豫着走到了男孩的旁边,捧着自己一颗碎掉的玻璃心,递了罐咖啡给姬野。

你问我羽然为什么心碎?这个问题可以等同于她为什么要搭讪姬野,不过这真是个让人难以启齿的答案。

羽然喜欢看动漫,从她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所以姬野这双黑漆漆的眼睛让她很是怀念某个番里那个脑回路不大正常但基本都很强的,喜欢用红白乒乓球拍当族徽,以眼睛黑漆漆没有高光为特征的“爱の家族”。

她一直很认真的觉得那是她逝去的青春,还有,现实里黑漆漆没高光的眼睛也一定很迷人。

“你在干嘛呀?”

姬野看了看她,有点受宠若惊,“我在看天。”

“......”

后来两人就成了朋友,又很有缘的分到了同一个班同一张桌子。




在遇到这个转折点前姬野的生活规律而简洁,基本三点一线。上课,课上睡觉,放学,放学后有人恶意挑衅就干架,没人恶意挑衅就跟着羽然去街机厅冒充冒充男朋友,顶着一张“我不开心我很凶”的脸替金发小太妹挡些不三不四的流氓,玩到入夜了以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可惜就算姬野不惹事而且总能把人打趴下,还是三天两头有人来找他麻烦。

羽然曾经好心建议姬野全天都戴着墨镜。

姬野很不解,“这是为什么啊?”

“你根本不能理解别人的感受,你说,如果你每次看见一个人,他都用一种想要打死你的凶狠目光看着你,你会怎样?”

姬野思考这句话思考了一个上午,下午就买了副墨镜,可惜戴不够十分钟就被揪去办公室请了家长来喝茶。

那一天,姬野终于回想起,曾被老爸姬谦正在整栋教学楼里追着打所支配的恐惧。



总而言之,姬野此人,内心挺暴躁,能动手的决不动口,当然这大概和他有点障碍的表达能力有关,然后相貌虽还算俊朗,但略显凶狠,孤独自闭,不喜言笑,不爱读书,唯二的爱好只剩下和羽然玩,兼之看些乱七八糟的历史小说。

直到那个转折点到来,以上的“总而言之”基本全被推翻重建。

叫吕归尘.阿苏勒.帕苏尔的转校生站在了讲台上。

那之后羽然一直把这(对姬野来说)历史性的一刻称为宿命。

宿命让姬野从一个直男被掰成了基佬,还连带人设都基本一起给擦掉重造了。




TBC.

March
12
2016
评论(4)
热度(70)
  1. 沉迷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