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屁股,尤其是源的屁股

 

【ow】【麦源】犬狼之辈

*建立在原世界观上的黑道au

*ABO,双Alpha

*黑道小少爷+打手源

*破柴车







*

实在是可爱极了。 

杰西.麦克雷想,然后用指腹摩挲着搁在自己肩窝的脚踝。 

岛田源氏倒挂在沙发上,细长的腿钩住椅背,脑袋顶着地面的羊毛厚毯子,正专心致志于一台游戏掌机。  

在麦克雷坐到他身旁时,只套着棉质三角内裤和印有动漫女角色的刚盖到腿根的T恤的岛田源氏就一脚踩在了牛仔肩上,他强调着不要说话不要说话,第十把胜利就要拿到了。 

他那么一动,灰色的内裤就大片暴露在空气里,紧实地包裹着鼓囊囊的弧度。 

麦克雷很听话地一言不发,他只是低下头啃了一口源氏的小腿。  

岛田源氏的信息素充斥在空气里,让杰西.麦克雷沉迷,薄荷草混着辣酱的味道,牛仔却认为甜得像加了蜜糖的抹茶蛋糕。 



美国Alpha和东亚Alpha认识的时间甚至不到三个小时,具体来说是两小时三十二分钟。 

两小时前牛仔跟着他的上司加布里尔.莱耶斯执行任务——与岛田家族的私下交涉,随他们同来的十几个守望先锋士兵和岛田家的雇佣兵群守着花村外围,莱耶斯与麦克雷则穿过弯曲漫长的和风木廊。封闭的木廊灯光昏暗,危险又压抑的因子跳动着,两个高大的男人的身影被细小的光投在地面上,晃动得像高原上的芦苇草。 

走到长廊尽头的时候麦克雷看见了岛田源氏,那家伙守在一扇雕花门前,释放出浓烈的信息素,那种火辣辣的,极具侵略性和威吓性的气味,在空气里蹿动个不停。 

他第一眼就知道那是岛田源氏,守望先锋私底下没少对这个庞大的家族做调查。 

可事实上岛田小少爷怎么看也只是个二十出头的男孩而已,年纪绝不能再往上推测了,身形纤细,穿着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握着一把被布条包裹的日本刀。  

“是个Alpah。”牛仔舔了舔上牙槽。  

“难道你还想在这里邂逅一个性感的Omega么。”莱耶斯适时发出嘲笑。  

他们的停顿让男孩不耐地用指节敲打着刀柄,他指了指背后的门,用有些张扬的音色催促,“加布里尔.莱耶斯先生,请,我们的交涉人等候很久了。”

 加布里尔踏进了男孩背后的门,皮鞋跟打在地上,缓慢的嗒嗒嗒声让人想起空屋里的钟表,和岛田源氏擦身时,他低下头,目光在男孩脸上扫视。  

“岛田家可真会训狼。”他低声说。 

“狼驯化了可就是狗了,您在骂我呢。”源氏挑起眉毛。  

莱耶斯没有搭理他,径直往里面走去。  

杰西.麦克雷打算尽职尽责,他被分配来花村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随时随刻跟在莱耶斯后边,但放行了加布里尔.莱耶斯后,岛田源氏迅速伸直手封住了入口。  

“什么意思?”牛仔的指腹在左轮手枪上摩挲。  

“门后边只有一个人,所以也只供一人通行。”  

“我要是非要过去呢?”麦克雷笑着问,枪在他的手上打转。 

“那我可不能保证莱耶斯先生高徒的人身安全。” 

“人被逼无奈下可不得已要用子弹保护自己的,你猜我敢不敢开枪,岛田家的小少爷。” 

“你要是想开枪,现在就可以。”岛田源氏抬起头,铅灰色的瞳孔从稍长的刘海下露出,那些平日里靠发带绑起的发丝来不及修剪,细碎又杂乱,是浓郁的深黑色,发尖上却还有隐约的翠绿。  

他朝杰西.麦克雷眨眨眼,毫不忌讳地用舌尖舔过上唇。  

那确实是一双锋利的眼睛,灰色里跳动着火焰,让人想起草原上高速驰骋的白狼,或是在高空里扑食的鹰隼。  

然而就在长刀与左轮手枪即将同时脱手而出时,加布里尔.莱耶斯叫住了牛仔,他朝着麦克雷摇了摇头,让他就安静地呆在门外。  

于是岛田源氏和杰西.麦克雷一左一右地原地待命,活像两尊门神。  

“岛田家是怎么想的,”牛仔站累了,从裤袋里掏出一盒烟,“让少爷来做刀口喋血的活计。”  

“谁够强谁就揽任务,不分什么少爷不少爷的。”  

麦克雷给烟点了火,扯松衬衫领口,再取出一根香烟夹在指缝间递向源氏,“抽么?”  

“待会儿咱们俩说不定要打起来的,你死我活的那种。”  

“待会是待会,现在是现在。”麦克雷晃晃手腕。  

岛田源氏盯了牛仔好一会儿后伸手把刘海拢起露出额头,接着用嘴咬住了他指缝间的烟,柔软的唇蹭过麦克雷的皮肤,牛仔愣了愣,惊诧之余忍不住笑起来。  

“借个火。”源氏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  

麦克雷低下头,用自己嘴里的烟去碰源氏的,男孩垂着眼,柔软细密的睫毛和浅淡的唇就在牛仔视野里晃动。 

杰西.麦克雷心底的某根弦忽然没来由地震了一下。 

“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像个Omega?”他问道。 

“Omega?”烟燃了起来,源氏扭开头,“你在说什么冷笑话?杰西.麦克雷。”  

他猛地吸了一大口,出乎麦克雷意料地弯下腰咳起来。  

“喂……你该不是不会抽烟吧?”牛仔有些难以置信。  

“以前没抽过。”源氏艰难地缓过气来。  

“那你还要走了我的烟?”  

“你看上去没比我大多少,没有你做得到而我做不到的道理,”他咬着烟,大概是在适应那股呛人的气味,“勉强算是尽个主客之道。”  

杰西.麦克雷无奈地耸耸肩,把手插进裤袋里,香烟的味道和白雾散在空气中,牛仔转过头去看岛田源式,只能看见那位Alpha柔软的面部轮廓和微颤的睫毛。  

安静,朦胧,不明亮的光,是最适合谈情说爱的场景,与童话里幽会时的月夜没什么太大差别。 

如果不是那几声麦克雷熟悉到腻烦的霾弹枪声响起的话。 

杰西.麦克雷下意识地想推开雕花门,可袭来的刀光更快,迅疾得像是落雷。

刀风一道接着一道往牛仔的身上招呼,没有间歇也没有停顿,麦克雷不得不急促地后退,直到攻击停止时,源式已经占据了地理上的优势,他挡在门前,易守难攻。  

“说得真对,”麦克雷看着男孩勾起的嘴角和因为嘴角勾起而露出的虎牙,血液里的细胞兴奋地叫嚣,“可不就要打起来了么。”  

“抱歉,遵从命令嘛。”  



维和者——牛仔的枪以最快的速度被举起,同一刻源氏的刀劈向麦克雷左肩,擦过他堪堪躲开的头颅,削掉了几缕深棕色的发尖,然后源氏猛地低头,避开本该镶进脑壳里的子弹。  

刀光密集迅猛,狩猎的网一般压下来,杰西.麦克雷不断躲闪划破空气的锋芒,边在攻击的间隙间向着源式开枪,以削减男孩的速度。  

牛仔左腕的手表指针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落在刀撕裂空气和子弹镶入墙面的响声里,一时间再没有其他的杂音。  

一分钟。  

一分钟岛田源氏出了将近四十刀,麦克雷打空了六个弹匣,总共三十六颗子弹,枪管热得发烫,最后刀刃压在麦克雷颈侧,血顺着刀口落下,鲜艳得像被切碎的红玫瑰,而维和者的枪口抵在源氏眉心,牛仔的手指扣在扳机上。

他们都还咬着烟,雾气缭绕,尼古丁的味道,血的味道,加了辣酱的薄荷草味的信息素和西部平原的干燥泥土味的信息素混合在一起,让人血脉喷张。

昏黄的灯光在岛田源氏的眼睛里摇曳。  



本来该一直是这样肃杀的气氛,可是源氏的外套口袋里有什么摇摇欲坠,那东西当着两个人的眼皮底下滑落出来跌在地面上——一台游戏掌机,而且是停留在暂停界面,能看得见马里奥正高高跃起的游戏掌机。 

那就好比是落在冷风里的一颗糖球,牛仔很快看见男孩从耳根到整张脸都变得涨红,他几乎就要蹲下来捂着肚子狂笑不止。  

最后是岛田半藏打断了僵局,岛田家的少主举起弓,他的箭穿过了长刀和牛仔持枪的手臂钉在墙上。  

“交涉成功了,”加布里尔拍拍麦克雷的肩,“走吧小子。”  

看得出长官的心情并不好,牛仔安静地跟随着莱耶斯离开,只是在拐出长廊时回了头,没什么原因,就是忽然想再看某个人一眼而已。 

然后牛仔和岛田源氏的目光撞在了一起,那家伙偷偷抬起眼睛瞥向自己,朝他挤眉弄眼。 

岛田半藏正沉默地盯着地上的游戏机,而源氏站在一旁挠着脑袋,把烟欲盖弥彰地藏在背后,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麦克雷艰辛地憋着笑,学着源氏的样子眨眼鼓腮。  



“你和交涉人发生了争执?”迈出长廊时麦克雷问加布里尔.莱耶斯。 

“谈话有一点点不愉快而已。”  

“我们明天返程么?” 

“嗯。” 

气氛很是沉重,这让牛仔觉得浑身长了虱子一样的不舒服。 

“嗨,长官,你觉不觉得那个岛田源氏像个Omega?”麦克雷试着挑起话题,“我是说……他很火辣,睫毛也很长。”  

“你可别是脑子被门夹了。火辣?”加布里尔.莱耶斯用看怪物的眼神望着他,“那是个纯正得不能再纯正的Alpha,野性,强势,和你和我都一样。”  

“你没看到他的眼神么?”他的长官提醒他,“像是只守护着巢穴的,在雪地里匍匐接近猎物的狼。”  

“事实上我觉得是大型猎犬,有点湿漉漉的……身体也柔软得像麋鹿……”  

这回莱耶斯终于从看怪物变成看傻子了。  

“难道不是吗?”杰西.麦克雷恨不得用鼻子对着莱耶斯发出不屑的哼哼声。

  “麋鹿?是猎豹吧?”莱耶斯翻了个白眼,上了同僚的车,“得了杰西.麦克雷,你要再把那个Alpha形容成一个甜美的Omega,你的性取向就要被彻底怀疑了。”  

牛仔刚还想反驳些什么,却被莱耶斯的后半句戳得愣了愣,最后他点了根烟,帮忙把车门关上。  

“我随便逛逛,长官先回去吧。” 



牛仔沿着人影稀落的街巷闲逛,没有目的地,也不知道究竟要去哪儿,没头没脑的,等到发觉时已经绕着花村打了好几圈转。 

麦克雷压了压帽檐,决定随便找一处酒吧喝上一杯冰牛奶,然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但是什么东西从牛仔帽上落了下来,被他接在手心里。那是一粒弹壳,型号大小与今早装在维和者弹匣里的完全符合,他借着月光仔细打量,最后在弹壳上发现了用小刀刻上的Shimada Genji(岛田源氏)。 

麦克雷环顾四周,在左侧花村高墙里的和风阁楼的某个窗口看见了冒出来的半个脑袋,刘海依旧乱糟糟的,铅灰的瞳孔正望着牛仔,和上扬的眉一块微微弯起来。 

源氏,是岛田源氏,那个Alpha。 

源氏远远地向他招手,又指了指窗台下的墙面,接着就退回了房里,牛仔顺着他的意思,找到了墙面上用砖块砌出的以供攀爬的凸起处。 

那家伙一定时常偷偷从窗台跳到街道上,又利用这条隐秘的路回到房间里。他想。 

想归想,杰西.麦克雷还是踩着凸起的砖块,一步一步接近岛田源氏的卧房。

人声并不喧闹,只偶尔从某个民居里响起,月色也不是很明亮,牛仔忽然觉得这像个隐秘却浪漫的幽会,像童话里男人小心翼翼地沿着莴苣公主的长发攀到高塔顶端。 

最后他翻进窗户里时,看到的就是挂在沙发上的岛田源氏。 



点我上车



“谁知道呢……”源氏凑上去,额头碰了碰麦克雷的额头,“但你可以试试,杰西.麦克雷。”



END.

September
22
2017
 
评论(6)
热度(80)
上一篇 下一篇
© 沉迷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